为责任活了半生 我要开始新生活

2014-06-26 13:34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张艳)

  讲述:林晓希

  性别:男

  年龄:44岁

  学历:中专

  职业:事业单位职员

  时间:6月16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

  离婚后的人生低谷,他遇到了一位善良的离异女子。六七年里,两人温暖着彼此,却因双方孩子阻拦,终究未能结为连理。

  恰在此时他的前妻患癌,他在儿子的央求下回到那个曾经的家……

  错误的结合

  我昨天去了一趟儿子就读的大学,陪他吃饭、聊天。临走,我特地告诉他一件事情:我要彻底离开他的妈妈了,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儿子沉默不语,但我心中明白,19岁的他长大懂事了,不会再阻拦我了。

  我跟儿子的妈妈陶桃,早在2002年就离婚了。

  婚前,我和陶桃的感情就像一杯白开水。我在事业单位上班,她在一所乡镇中学当老师,单位都算体面。双方家长支持,又是适婚年纪,于是经过一年不咸不淡的恋爱,我们按部就班地结婚了。婚后一年就有了儿子。儿子满一岁后,陶桃应同学之邀,辞职去河南一家私立学校上班,那边收入要高很多。

  此后三四年,我和陶桃处于两地分居、聚少离多的状态。只有假期她才回来,平时,我们很少通电话,连寒暄都很少,感情的维护都没有,升华更何从谈起?

  有一年陶桃回家时,向我提出离婚。我没有多少惊讶,因为我已经从一些传闻中得知,陶桃在外的那几年,身边有别的异性,心早就不在我身上了。那几年她的工资听说都放在娘家了。

  经过一番考虑,2002年春节过后,我跟陶桃一纸协议结束了8年婚姻。她说,我们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我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拦不住你,你去寻找吧。

  离婚后,陶桃带着7岁的儿子去了河南。我则办理了停薪留职,南下深圳谋求发展。

  永远的愧疚

  在去深圳的火车上,我遇到了今生最对不住的女人:姚楠。

  我们所在的小城太小,此前我见过姚楠,但没有交集,也不知道她的婚姻状态。原来,她早已离婚,并在深圳上班几年了。她带着我找房子、找工作,极尽老乡与地主之谊。因为初来乍到,水土不服,我大病一场。还是姚楠,带着我去医院,还给我煲汤水……她的热情、善良、体贴打动了我,很快,我们这对天涯沦落人,同病相怜,惺惺相惜,走到了一起。

  那时,我已在姚楠所在的公司谋到一份工作。我们租了房子,用心筑起一个属于我们的家,每天出双入对,形影相随。在别人的城市里,用家乡话聊天,用家乡菜温暖胃,互相鼓励,互相慰藉,一切都是那么惬意、舒坦。

  我以为我们能够一直这样走下去,但没想到,我们的再婚之路,被各自的孩子给搅黄了。

  姚楠也有一个儿子,而且跟我的儿子一般大。起初,两个孩子都在上小学,我跟姚楠一致觉得,为了不影响他们的学习和成长,等他们大一点再公开我们的事情。等我们决定公开的时候,我儿子已从河南回到老家上初中,巧的是,跟姚楠儿子同班。

  2007年春节前回到老家,我和姚楠各自把孩子带出来。哪知道,两个孩子平时关系不好,属于争强好胜、互不抬庄的那种,见了面像两只小公鸡一样剑拔弩张的,弄得那顿饭完全吃不下去。我跟姚楠不得不草草收场,各自带着孩子离去。

  怎么办呢?我跟姚楠都痛苦极了。我一直敬佩和欣赏姚楠的一个地方就是,她把孩子的成长视为第一,离婚那么多年,她前夫没管过孩子,而她虽然不在孩子身边,但经常给孩子打电话,给儿子用钱也是在所不惜。因此她儿子成绩特别拔尖,后来考上了武大。

  我思来想去,对姚楠提出说,孩子关系处不好,会影响我们两个大人的关系,不如等孩子们考上了大学,我们再看看我们还有没有缘分吧。姚楠点头同意,说,不管大人如何,不能荒废了孩子。那一刻,我觉得人生真的好无奈。

  可我还没等到儿子高考的那一天,就接到了儿子的电话。我跟姚楠自此也渐行渐远。

  未来的追求

  2010年10月,儿子一个电话打到深圳:“爸爸,你快回来!”原来,陶桃被查出患有胃癌,还是晚期。陶桃父母已经过世,唯一的弟弟也在外地,在家乡没有其他亲人,所以儿子想到了我。怕我不回去,儿子还威胁我说:“你要是不愿意回来,我就不读书。”当时他刚考入高中,成绩并不理想,入校成绩排名靠后。

  孩子的呼唤,陶桃的处境,让我一番思考后做出决定:回去。

  烧火做饭带伢,一抹带十杂。我不仅包下所有家务活,还悉心照顾陶桃,不管是在医院还是在家里,我都是鞍前马后,哪怕她呕吐厉害,我也不嫌脏不嫌累。除了分房而居,关起门来,我们似乎还是一家人。对此我有过尴尬,毕竟我对她已经没有感情,但一想到儿子,我就释然了。

  孩子学习上的事情,我一手包揽。我首先加强了对孩子学习的辅导,四处找名师为他补课,亲自接送,以至于他进步很快。后来他确定学美术后,我更是花了不少钱,每一次美术联考我必定陪同。学习最紧张的时候,我还每天送饭。去年高考,儿子终于如愿考上理想的大学,我很欣慰。他动情地说:“爸爸,我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候有你陪伴,谢谢你!”

  对于陶桃,我觉得也对得起她了。这三四年来,她什么也不用操心,甚至连儿子的班主任是谁都不知道。每次去开家长会,我这个大老爷们在一群妈妈中显得特别刺眼。哪怕是从前年起,她病情稳定下来又恢复上班,还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而且我又听到传闻,她跟老相好又走到一起了……

  今年春节时,我跟陶桃提出,我要离开这个并不属于我也并不再需要我的家了。她很不情愿,曾通过孩子给我施压。但连儿子现在也理解我了,再也不说要我跟他妈妈复婚的话了。

  我这次来讲述,一是想对曾经真心爱过六七年的姚楠说一句“对不起”,对她的愧疚我将深埋心底,惟有祝她早日找到好归宿;二是想对前妻说一句,时间早已冲淡了过去的对错,我对她无爱亦无恨,各自安好;三是告诉大家,我这次真的要离开了。

  我已经心有所属。去年,我认识了一位离异单身带着孩子的女性,知书达礼,自强自立。我们互有好感,但碍于我的事情一直未处理好,我不敢放手去追。但这一次,我不想再让迟来的爱跑掉。我想告诉她,我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我有一颗真诚的心,我愿意照顾他们母子俩,陪她一起慢慢变老……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编:朱德华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