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情的毒瘾,我戒不下来

2014-07-02 10:42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武汉晨报讯(记者郭佳)老婆个性温顺,与世无争,把百分之二百的精力投到孩子身上而忽略了耀辉。这个寂寞的男人在一位女同事的身上找到了久违的被爱。带着对妻子的愧疚,他开始和另一个女人约会,同居。好景不长,如今的他发现自己无法脱身……(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倾诉人耀辉, 30岁,业务销售

    记者印象

    聊起自己的感情经历,耀辉很直爽:“都是我的错,害了两个女人。”他不时地左腿跷右腿,右腿跷左腿地换着二郎腿,可见他内心多么焦虑。

  妻子的世界太简单

    我和妻子小琪是彼此的初恋。她性情温顺、与世无争,从恋爱到结婚,就没提出什么要求,婚后怀了孩子就辞职在家学习育儿经。

  可是渐渐地,我乐不起来了。

  为了家拼命赚钱,回到家连我爱吃的饭菜都没有,小琪一般带儿子去附近的爸妈家吃。我赶上了就有得吃,赶不上就没了。冬天到了,上班前嘱咐小琪帮我换床厚点的被子,晚上回来,被子还是老样子。看着她正给儿子讲故事,我也不好说什么。

  这些年,我们只吵过一次架。那天一进家门,见满屋都是玩具,我嘀咕了一句,玩具怎么到处丢,你也不收拾?平常挺温顺的她,突然发起脾气:玩具还不是你买的,你不买哪那么多?最后我气得砸了碗,她则掀了桌子。

  事后,我买了两款好内衣送给她赔礼道歉,她倒好,拿去换了一套睡衣。我真无语,穿着丑死了。

  爱上爱我的另一个女人

    石兰是2011年到公司的,单身,性格外向、对人热情。我做一线销售,总在外面跑,后方有个能干的她帮忙,自然轻松了不少。

  和石兰熟悉以后,有时陪客户吃饭,我都会喊上她。她会来事儿,有她的饭局,我根本就不必挖空心思琢磨着说什么客套话,一切交给她就行。吃完饭,送走客户,只剩下我们俩。我不想回家,提议,去看电影吧。她说好哇。就这样,我和她的私人约会开始了。

  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石兰。夏天到了,石兰给我买了防晒霜。我说哪个男人用这个啊。她不解释,垮下脸:必须搽,如果我发现你没搽,跟你没完。

  我一直吃不惯武汉的饭菜,原本不会做饭的石兰找食谱给我做好吃的,我说喜欢吃泡菜,她居然买回一个大缸,腌起泡菜来。

  愧疚着和别人同居

    这边是石兰用霸道的爱把我往她怀里拉,而妻子小琪,依旧一门心思扑在孩子身上。

  尽管如此,我却从未怀疑小琪的重要性。我也试图去培养和小琪的感情。有天早上,她在厨房磨豆浆,我从背后轻轻搂住她,她却猛地用胳膊肘把我一撞,“干嘛啊,把我吓一跳。”

  平常小琪都是陪儿子睡,有时晚上我想她了,要她过来陪我。她答应好好的,结果到了天亮,床上还是我一人。她轻描淡写地说,噢,忘了。

  我跟石兰谈过说不可能抛妻弃子再娶她,她说不在意,只要我爱她就行。我也提过分手,可一旦两三天不联系,就像大病一场。她若来个电话,我就像戒毒失败的瘾君子,马上又成了诱惑的俘虏。悄悄同居了三个月,我们还是回到各自生活中。但感情没变,还是情侣。

  那么爱却不能爱

    我劝石兰去和别的男人谈恋爱。她快30的人了,婚姻大事家人天天催。

  去年下半年,石兰真的和一个条件不错的男人约会了。今年5月她要结婚,我又很难受,“哪有认识不到一年就结婚的?”她说,反正我不爱他,结婚就是跟家人交个差而已。

  从她开始筹划婚礼开始,我整夜整夜地难以入眠。有时也会故意找石兰的茬。比如周末明明知道她正和老公在家里,我偏偏跑到她家楼下等她,逼她现身,来证明她心里还有我。

  见我这么折腾,石兰叹了一口气:“我爱你,你又不敢要,反让我交男朋友、结婚。现在我听你的结了婚,你又见不得我和老公在一起,你到底想让我怎样?”我无言以对。

  我走到所有玩婚外情的男人该做出选择的地步。可是,我狠不下心来选,也不想选。婚外情的“毒瘾”太大,戒掉她,如同在我身上割肉,我狠不下心,下不了手!

  责编:陈辰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