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频道 收起频道

美俄危局再度升级,大国博弈仍将持续

新闻中心 > B首页 > 国际新闻

2022-01-17 06:23 来源: 央视新闻客户端
【字体:
本周,美俄第3轮战略安全对话在日内瓦举行。会谈长达7个半小时,双方互不相让,最终以“话不投机,难觅共识”收场。对此,《纽约时报》甚至作出这样的评价:“低调的晚餐、冷战风格的会谈、军事行动的威胁。”
1月13日,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俄罗斯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举行安全保障对话。这是本周以来,俄罗斯与西方举行的第三场对话。
有媒体分析称,此次会谈与10日的美俄会谈以及12日的俄罗斯-北约会谈一样,不仅没有取得任何突破,反而更像是“聋子的对话”。


欧安组织轮值主席 拉乌:欧安组织地区发生战争的风险,似乎比过去30年任何时候都要大。


俄罗斯常驻欧安组织代表 卢卡舍维奇:如果双方不能就俄罗斯提出的所谓“安全红线”达成一致,可能会产生“灾难性后果”。
在这场言辞交火中,“北约”和“乌克兰”是关键词。2022年新年伊始,俄乌边境重兵集结,哈萨克斯坦突发暴乱,局势急转直下,给本就紧张的美俄关系增添了新的变数。


1月10日,美国与俄罗斯在瑞士日内瓦开启新一轮战略稳定对话,美方代表团由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率领,而俄方代表团则由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率领。
瑞士《新苏黎世报》注意到,在正式谈判前,俄罗斯总统普京主动出击,向美国和北约抛出“安全保障”方案,明确提出“北约停止东扩”“乌克兰不能加入北约”等要求。然而,美国和北约明确表示,这两点要求都不可接受。


俄罗斯副外长 里亚布科夫:美国及其盟友实际上拒绝了俄罗斯提出的安全保障中关键部分,而他们同意讨论的内容,尽管也很重要且严肃,但和北约不东扩相比都是次要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谈判陷入僵局或者说存在分歧。
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更在新闻发布会上,重新定义了“北约”。
1949年,北约成立时,苏联并没有成立华约。截止到2019年,北约中的荷兰、比利时、德国、土耳其和意大利五个国家都通过“共有核武器”政策获得了核武器的部署和存储。加上实际拥有核武器的美英法,北约可以通过8个国家对俄罗斯等“对手”发动核打击。
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冷战结束,北约开始肆无忌惮地展示其侵略性的一面。


1999年,北约接纳匈牙利、波兰和捷克成为北约成员国;2004年又吸收保加利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爱沙尼亚等7国为其正式成员;2009年同意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加入北约;2017年批准黑山加入北约;2020年,又吸纳了北马其顿。
至此,苏联的东欧盟国都加入了北约。跟70年前相比,北约的边界向莫斯科方向推移了约1000公里。苏联在东欧留给俄罗斯的战略安全空间也已基本被北约挤压殆尽,俄罗斯几乎陷入了“退无可退”的境地。


2014年12月,乌克兰修改了两项法律,放弃了该国的不结盟地位。2016年6月,乌克兰通过了相关修正案,将加入北约确定为国家外交政策目标。2019年2月,乌克兰议会通过了宪法修正案,确定了乌克兰加入欧盟和北约的方针。
如今,乌克兰虽然还未加入北约,却已成为第六个获得北约增强伙伴国地位的国家。去年6月14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个人推特上发文称,北约领导人确认,乌克兰将成为北约的一员。


美国总统 拜登:这取决于他们是否符合标准,事实上乌克兰仍需要清理腐败问题,同时还需满足其他标准,才能进入北约成员国行动计划。
去年12月21日,泽连斯基再次敦促北约就乌克兰何时能够加入北约给出具体时间表。


乌克兰总统 泽连斯基:我们希望尽快打破顿巴斯和平解决进程的僵局,让克里米亚回归。在未来几年实现欧盟成员国身份并从北约获得非常明确的时间表,我们希望在2022年得到西方明确答复。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指出:北约1999年和2004年两次大规模东扩都无视俄罗斯的反对,现在又准备吸纳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进一步向苏联的心脏地带扩展,碰触到了俄罗斯的红线。
2022年1月2日,据美联社报道,拜登与泽连斯基通话时承诺,如果俄罗斯出兵乌克兰,美国和盟友将采取“果断”行动。
2021年12月23日,普京在年度记者会上,敦促西方为俄罗斯提供安全承诺。
2021年12月26日,普京再一次谈及“红线”问题。


俄罗斯总统 普京:原谅我说出不体面的话,但我们无处可退了。正如我所说,他们给乌克兰提供导弹,4、5分钟就能飞到莫斯科,那我们还能往哪里去?他们将我们置于这样的处境,我们必须告诉他们:停下来!
然而,仅仅一天后,2021年12月27日,美军E-8C战场联合监视机首次飞越乌东地区;28日,五角大楼下令“杜鲁门号”航母战斗群延长在地中海的驻留;29日,俄白战机再次联合巡逻边境,普京宣布两国明年将再次举行联合军演;30日乌克兰和法国海军在黑海演习。
双方互相“亮剑”之际,12月30日,普京和拜登通过电话再度“交锋”。这是一个月之内两位领导人的第2次对话,也是拜登就任总统以来的第6次。拜登称,如果俄罗斯进一步“入侵”乌克兰,美国及其盟友和伙伴将作出果断回应。普京的回应则“以强制强”,称任何制裁都可能导致俄美关系破裂,这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当时间进入2022年,美俄开启艰难谈判之时,乌克兰则在政客的鼓动下,开始进入“全民皆兵”的状态。


乌克兰民众:我们最好对战争做好准备,因为2014年发生的危机告诉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这不由得使人想起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德英法等帝国主义国家故意制造紧张气氛,进行军事动员的情景。
1月3日,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领导人共同发表《关于防止核战争与避免军备竞赛的联合声明》。这在乌克兰危机紧张之时,更被外界看作是具有特殊意义。
苏联解体后,一度是“世界第三核大国”的乌克兰继承了位于其境内的苏联国防工业,其中,南方结构设计局和南方机器制造厂是苏联最大的洲际弹道导弹研发机构和制造工厂。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2020年6月11日,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所创“欧洲团结党”成员塔拉斯·比兰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呼吁授权乌克兰原子能公司制造100至150枚核弹和所谓的脏弹,弹头安装在“海王星”反舰导弹上,以“对抗”俄罗斯和匈牙利。


与此同时,美国共和党议员克鲁兹提议,通过制裁俄罗斯向德国输送天然气的“北溪2号”来达到向俄施压的目的。对此,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重申,“北溪2号”只是一个商业项目,将这条天然气管道与俄罗斯和欧洲的紧张局势联系起来极为荒谬。
在美国政客新闻网看来,现在对“北溪2号”项目实施制裁将使白宫在与俄罗斯打交道时失去一种“威慑手段”,并损害美国与德国新政府的关系。
2021年12月3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北溪2号天然气输气管道已经竣工并完成投产前准备工作。
俄罗斯总统 普京:北溪2号海底天然气管道第二段已被加注天然气,这条新的输气管道将有助于欧洲市场天然气价格的稳定。
然而,德国暂停了对北溪2号的安全审批,这被看作是受到来自美国的压力。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天然气产地主要集中在西西伯利亚,约占73%,和东西伯利亚,约占7%。而这些天然气又通过北亚和中亚的一系列管道输送到欧洲和东亚。正因为如此,与北溪天然气管道有关联的“管道斯坦”一词也越来越引起重视。


“管道斯坦”,包括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等中亚国家,一方面与俄罗斯有传统的紧密联系,另一方面,这些国家又处于油气输送的关键节点,类似于“北溪2号”,使美国又有了借助石油管道“卡脖子”的可能。
就在俄与欧安组织举行对话之际,美国参议院又提交了一份所谓“新的”对俄制裁草案,对象包括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内的俄政府和军方高级官员以及银行机构,这被看作美俄危局的再一次升级。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 德米特里·佩斯科夫:鉴于俄罗斯会作出不可避免的充分回应,制裁实际上相当于美国和俄罗斯关系的破裂。
不可否认,对话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稳定俄罗斯与美国及北约的关系。然而,可以预见的是,由于各方长期缺乏战略互信,短期内矛盾恐怕难以化解,这场大国博弈还将持续。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符樱】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