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027-85695666

看星星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 连成线

新闻中心 > B首页 > 文旅

2022-06-22 17:23 来源: 武汉图书馆
【字体:




  仰观星空是人类亘古不变的与自然对话的方式。刚刚摆脱蒙昧的人类,将夜空中杂乱的星点勾连成熟悉的图案,试图以此来解读未知而神秘的宇宙,这些天穹上的图案就是最早的星座。


  每个民族对星座都有各自不同的创造方式,但大多是取材于身边目之所及的事物,在后续的发展演变过程中又借助历史与神话,加入了无穷的想象。神话人物、生活用具甚至珍禽异兽都是星座中常见的形象。


  而生活在华夏大地上的人们,在“天人合一”的古老哲学观照下,将人间的帝王百官、宫殿城池和市井生活都搬到了天上,在宇宙中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一幅古代社会风貌图卷。


  紫微垣 徐刚绘
  这是中华民族对星空的独有想象方式。与此同时,天空中的星座也影响着地面上的现实生活。在古代社会中,政治家仰观天文以察时变,农业生产离不开据天象运转判断时令节气,甚至明朝皇帝朱元璋营建应天府时都要取法天象,仿照天市垣的布局将三法司建在北城墙外。
  以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中国古代星座体系不仅保存了古人的宇宙观与社会意识,还记录了历朝历代积累的丰富天文知识,更对我们的文化、语言、习俗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中国星座:不仅仅是占卜
  提到猎户、天蝎、天鹅这些星座,一个生动鲜活的形象就会出现在人们的脑海中,西方星座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可是说到中国星官,我们所能联想到的只有枯燥的星点和连线。有人也许会说,这是东西方星座的差异造成的,西方星座是象形的,而中国星座不是。这并非没有道理,但古人观星也是始于星点连成的图案——象,就连“天文”一词的最初含义也是天上纹理和图案。”
  ——陈久金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前中国科技史学会副理事长
  占卜是古代先民将未知的因果投射到自然事物中的原始信仰方式,而遥不可及又闪烁不定的星点则成为工具之一,直至今日提起星座人们往往也首先联想到预测、占卜等等。中国星座的雏形便是星占学家通过观察记录对恒星之间的组合进行划分的结果。基于“天地与我共生,万物与我为一”的思想,星占家将星官与地面上的事物建立起了联系,从而在某个星官出现异常或受到侵犯时,预测出地上与它对应的人或物也将受到影响。这样就达到了通过星象的变动,窥知人间福祸吉凶的目的。


  古有节令歌诀曰: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北斗七星大概是我们最熟悉也最容易在夜空中找到的一组星。在大约2500年前,生活在北纬35°左右的中国古人就已经对这片星空非常熟悉了,因为它们围着北极星旋转而终年可见。人们对北斗的重视最早来自于石器时代,那时人们已经能够利用北斗判断季节。在西汉初年的《淮南子》中还有北斗的指向与一年十二个月的历法相关联的文献记载。可见,星座知识在民间的积累、传授对于掌握节气与判断农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星空帝国(纪念版)》书影
  在实际的功用之外,人们也很早就开始以星辰寄托情意:“绸缪束薪,三星在天”是与良人喜结连理的黄昏吉时,“人生不相见,动若参与商”是与友人聚少离多的感伤,“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华”则是漂泊无依、遥望故都的悲凉……古人在诗歌中对星座进行频繁描写也表明,通过观察星空变换人们完成了对时间概念和空间概念的原始感知。
  三垣十八宿:
  一个刻画精细的“天界”


  《星空帝国(纪念版)》书影
  华夏先民对全天恒星的系统命名划分始于西周时期,到了东汉时期张衡在《灵宪》中曾记录过叫得出名字的全天星官320个,也就是大约2500颗星。西晋初年太史令陈卓将不同占星流派的成果汇总,整理出一个包含283个星官、1464颗星的体系,并绘制星图,史称“陈卓定纪”。如今我们在文献中仍能找到踪迹的星官多沿用自此,而那些陈卓没有采纳的星官则在之后的一千七百多年中被逐渐遗忘。


  曾侯乙墓二十八宿漆箱盖面 徐刚绘
  从《步天歌》开始,二十八星宿各自成为了28个星官组的统帅,在每个星官组内还有一些其他小的星官。作为一篇373句的七言长诗,《步天歌》琅琅上口便于读诵,每一句都生动地描述了星点的形象与位置,因此是历代钦天监观天认星的必备“自学教材”。
  现在的天文爱好者往往习惯于根据星图来认识不同的天体,但古人在《步天歌》中留下的图片早已散佚。《星空帝国》作者徐刚老师从2007年开始创作以中国星官形象为主体的图案式星图,经过十年反复打磨后随《星空帝国》首版推出星图长卷——《步天图》,以精美又古雅的图像复现了一千年以前的隐士丹元子所描绘的星空中的世界。


  天市垣 徐刚绘
  随着“上元天庭太微宫,昭昭列象布苍穹”的吟诵展开《步天图》,一个刻画精细、栩栩如生的“天界人间”便在我们眼前浮现了。天市垣是星空帝国里最热闹有趣的市集,太微垣是天帝统治下的最高行政机关,而紫微垣则是天帝的居所。沿着黄道继续逐一游览各个星宿,我们可以在室宿参观天帝出游时的行宫,到奎宿、娄宿拜访天宫中的将军、官员们,经过水井、仓库、关隘等星空帝国中的不同场所。


  这个帝国的设计有多精细呢?我们可以看到,天市垣里不光有交易生活百货、玉器古玩的场所,甚至还有斗和斛两个星官负责充当公平秤,有市楼六星对整个市场进行监督。再比如说秋季我们常看到的奎宿中,王良和他所驾驶的车马由五颗星组成,奔驰在六颗亮星组成的阁道——天帝出行的御道上。如果再仔细观察,会发现阁道旁还有附路,这就相当于我们现在高速公路的备用车道,以免御道损坏不通影响天帝的行程。在代表天猪的奎宿南边还有用作猪圈和厕所的天溷星官,在天溷不远处有七颗星组成的长长的外屏星官用于遮挡异味。这样周密的布置和地面上的人间如出一辙,马车夫王良等星官又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三垣二十八宿的故事讲起来可以说是虚实相生,颇有趣味。阅读推荐
  (点击封面进行阅读)
  书名:星空帝国——中国古代星宿揭秘
  作者: 徐刚,王燕平
  出版社: 人民邮电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8月
  内容简介:第十二届文津图书奖获奖图书;北京天文馆推荐;解读中国古代天文学星座奥秘,踏上华夏文明追溯之旅。


  你的每个赞和在看,我都喜欢!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