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时评 > 100℃

长江时评 | 如何讲好“武汉故事”
长江网 2021-01-14 10:20

  作者:长江网评论员杨于泽

  武汉黄陂鲁台山郭元咀遗址发现商代晚期铸铜遗址,此发现近日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初评名单。鲁台山郭元咀遗址,与此前的盘龙城又勾勒出一幅武汉商代城邑发育图、青铜冶炼产业图、商周时代诸侯疆域地理图,给我们讲好“武汉故事”又提供了丰富的历史与考古材料。

  武汉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但一些人认为武汉没有像北京长城、故宫、天坛那样的文物。然而,通过考古发现,武汉其实家底相当厚实,现在已进入武汉城区范围的汉口北盘龙城,就把武汉建城史推展到3500多年前的商代中期。有学者认为,盘龙城是商代着名帝王武丁南征时在长江流域建立的王城,青铜冶炼、铸造业发达。郭元咀炼铜与铸造遗址的发现,进一步证明了青铜时代武汉在中原文明版图中的关键地位。

  历史资格如此之老的城市,目前在我国大城市中也只有郑州、西安、北京能够相提并论。而武汉的特殊性在于,这不是一般的人类活动遗址、筑城遗址,而是青铜冶炼和铸造基地;这也不是一般的冶金工业,而是体现国家最高王权的活动,因为青铜在青铜时代是高度政治化的。武汉作为南方城市却被纳入中原文明范围,这是武汉非常独特的历史地位。

  互联网时代是一个讲故事的时代,有故事的在讲故事,没故事的在编故事。要讲好“中国故事”,也要讲好城市故事,武汉则要讲好“武汉故事”。讲故事本质上是一种宣传,目的是扩大知名度、提高美誉度,客观上也能帮助一个地方集聚更多资源要素。武汉既然是一座故事多的城市,那就更应当讲好故事,增强武汉在国内国外的影响力,提高城市知名度和美誉度。

  讲故事是一种形象的说法,讲好“武汉故事”并不只是用嘴讲。盘龙城近年已建成国家遗址公园,其中既有对考古遗址的现场保护,也有展示出土文物的博物馆。保护遗址就是讲故事的一种形式,发掘其中的历史文化内涵也是讲故事。接下来要让盘龙城与鲁台山郭元咀连接起来,建立武汉历史文化的纵深,同时还要考虑让它们融入现代生活环境、场景,这才是接地气的故事。

  在保护的基础上,尽可能做到对历史文化创造性地开发利用,这是讲故事的最好方式。湖南长沙有个铜官窑,也就是历史上一个烧制陶器的窑址,有家央企把它打造成铜官窑古镇,投资超过100亿元,建成八大博物馆、五大演艺中心、3个星级酒店、20家民宿客栈、18处人文景点和四大亲子游项目等,最终获得了国家AAAA级景区评级。我们不必生搬硬套这样的做法,但武汉如何讲好作为青铜冶铸基地的盘龙城、郭元咀以及作为程颐、程颢出生地的鲁台山的故事,可以从中得到启发。

  有故事可讲是我们的底气,讲好“武汉故事”要用心用力,争取讲故事效益最大化。即便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发利用我们的历史文化资源,其实也不用急,先做好保护工作。有了厚实家底,多些创新思维,将来一旦找到历史与现实的最佳衔接,历史就不再只是历史,而是符合当下之用的东西。

  【编辑:李尔静 陈辰】

推荐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