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查询先有后无,银行公信在哪

2015-12-10 10:47 来源:
调整字体

  成都市蒲江县市民周刚的父亲于上个月去世,他和兄弟姐妹通过公证处遗产查询及相关银行确认,获悉父亲在该县某银行有7万元存款。但当周刚几兄妹准备去取款时,被告知此款已被其父于2013年取走,但该银行拒绝出具周刚父亲的存取款记录。截至12月8日16时,周刚兄妹仍未拿到钱。(12月9日《华西都市报》)

  明明已出具公函确认这笔款项,并盖上了银行的大印,熟料在取款时却成“竹篮打水”,言此款已由其父生前支取。这先说有后说无的荒诞一幕,委实让周刚兄妹不知所措,不知这家银行玩的哪一招:是先前确认有误,款已取实有其事?还是玩起了另有缘由的“太极推手”?

  如果真如银行所说,此款确已于2013年取走,而先前之所以确认失误,只是“因工作人员操作失误,未注明已被取走”之故。那么,需要释疑的是,2013年至今,这账就一直不明不白的搁在那里么?从来就没有核对过帐目么?若管理真混乱至此,何以现今不过区区一个月,从确认到否认,就把帐目弄得如此“确凿无误”?这管理水平“忽高忽低”的奥秘何在?

  就算承认银行先前的确认属于失误,钱实实在在被其父生前就取走了,那为啥周刚兄妹一再要求,就是死活不肯出示当年其父存取款的流水账目呢?未必当年的管理硬是乱到极点,连一应原始单据也弄丢了么?堂堂银行,会如此“低能”,恐怕没有多少人会相信吧。

  既拿不出当年的取款凭证,又拒绝周刚兄妹取款,银行的举止颇为反常,联想到银行对此款的真实性由确认到否认的巨大反差,显然在这个期间发生了什么?不应忽略的是,在周刚兄妹父亲的遗物中,并没有发现存折。当然有可能遗失,但其父生前并未挂失,因而可以排除;也有可能其父取款后销户,这或可印证银行之说,但若银行最终不能提供原始证据,此说亦将排除。

  最有可能的,是其父去世前将存折单独给了子女的一位,而这位子女或是他最钟爱的、或是家庭条件最差的。当时处于其父病重及治丧期间,未及支取。凑巧的是,其伺后取款时正值银行出具了确认书、但尚未实际支付期间,由于此子女持有其父身份证及存折,加上密码吻合,银行无法拒付,这或就是银行前后表态迥异的缘由。而银行对此不据实相告,而一口咬定是其父生前自取,或是应取款人要求圆谎。当然,这样做不仅荒谬,更是对“银行为储户保密原则”的曲解。试想,在这种背景下,银行那里还拿得出当年子虚乌有的凭据来呢?

  当然,这只是笔者的猜测,事实真相如何,有待警方介入或法院认定。但不管最终谜底如何,银行的表现都已“失分”。其实,明智的做法是:是管理因素造成的账户异常及原始单据毁损,就坦诚向储户致歉,何需遮遮掩掩;若确已凭存折及密码支取,即便保密,不予透露即可,何以编造谎言,不仅误导周刚兄妹,更把自身逼进了“死胡同”。看来,若双方仍然僵持不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诉诸法律了。不过,银行若老是这样被动下去,待到真相揭秘的那一天,银行的公信还剩几许呢?(长江网 徐甫祥)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