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石盗采猖獗,有关部门在哪里?

2016-01-12 10:49 来源:
调整字体

  2015年12月27日晚9点,河北省三河市东部矿区,两侧山岭上灯光闪烁,挖掘机的杵子(钻头)一下下钻进山体,沿路一辆接一辆的大卡车,满载着石料扬长而去。过去的两年多,尽管三河市关停22家矿企,全面整治修复矿山也被写入《三河市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但此类情景仍不断上演。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高峰时期,这里一夜盗采白云矿和石灰石矿达十万吨,矿主一夜获利数万元。道路两侧多家石料厂公开粉碎矿石,严重破坏当地生态。(1月11日《新京报》)

  作为盛产白云石、石灰石及花岗石的三河东部矿区,由于长期无节制的开采,对当地生态构成了严重的威胁。为此,三河市从2008年开始为期5年的专项整治,并于2013年拆除169座马蹄窑,对全部22个采矿企业实行关停整顿,并启动了东部矿区的生态修复工作。但不容乐观的是,看似“连根拔”的整治,却仅仅是让盗采从公开转入了“地下”。而每到夜晚,盗采的猖獗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应该说,每天至少数万吨的盗采规模,其后果无疑是灾难性的:沿路山岭满目疮痍,不是深坑,便是峭壁。不过,这并非天然生成,而是拜盗采所赐;星罗棋布的采石场,吞噬着周遭的林地及耕地,仅当地一个名为十百户村的后山30亩林地,迄今就一直被万吨盗采的石料占据;经实地调查,当地粉尘污染严重,PM2.5数值几欲爆表。据说,村民报名参军,不少都因为肺部吸尘过多而无法通过体检。

  每天如此多的人“挖山不止”,足见当地8年来的整治实是收效式微。尽管当地提出了5年整治规划,且关停了矿区所有的采石企业,也把恢弘的生态修复工程写入了2015年度的政府工作报告,但这一切不说是“干打雷不下雨”,至少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譬如,当每天晚上上百辆挖掘机“疯了似”的盗采,一辆接一辆满载石料的车辆扬长而去,我们的有关部门,又在哪里?

  要说有关部门一点不知情,也不尽然。举例说吧,在段甲岭镇境内北侧就有一路政检测点,不时有大货车满载石料从路政车前经过,但路政人员却视而不见。问其原因,言“我们只负责查超限超载,偷挖盗采不归我们管。”更让村民疑惑的是,自称“不管盗采”的路政车,有段时间却一直停放在一处非法石料厂门前,很有“护驾”的意味。

  至于其他相关部门,也是摆明了要与盗采“划清界限”:市国土局虽然设有矿产开发管理股,但其工作人员称“只管有正规手续的企业行为,盗采由公安和矿区管委会管理。”而矿区管委会则说,“违规粉石(石料半加工)由环保局负责。”环保局倒没有推脱,不过却似乎习惯了把自身摆在被动的角色,直言“只要接到举报,会有监察大队去进行查处。”

  应当说,当地整治盗采的决心还是足的,最初的整治力度亦不可谓不大。只可惜,“三板斧”过后,却不大看得见有关部门的持续跟进,一切似乎就“烟消云散”了。故舍不得“摇钱树”的人们,在顶住整治的“一阵风”后,让盗采“死灰复燃”就不难想象了。

  显然,盗采猖獗,源自当地开采乱象,根子却在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因而,当地整治矿石盗采,应整合执法力量,做到令行禁止,持续高压,持之以恒。对关闭的石料厂及石窑,要及时回填,坚决封堵,并设立监测点严防死守,防止其“再生”。同时,同步启动矿区的生态修复,因地制宜,或造林植树,或填土复耕,让满目疮痍的秃山,在经过长时期的休养生息之后,重现昔日的青山绿水。

  当然,要确保整治工作的长效,还要做到堵疏结合。也就是说,在禁绝盗采的同时,以更大的热情、更多的精力,带领当地村民走出一条因地制宜的致富之路。譬如,在抓好以灵山、蒋福山、泃河、潮白河为主体的四大旅游区的前提下,进一步挖掘潜力,让具有灵山辽塔、小清河、灵山寺、龙潭峡谷、一线天等20余处著名景点的三河旅游更上一层楼,以吸纳更多的就业。此外,三河负有盛名的三河小熏鸡、蒋福山水蜜桃、燕山板栗、三河豆腐丝、红心美萝卜、京鑫西瓜等地方特产,都是致富的好门道。而只有大力发展这样的绿色产业,才能让村民从根本上摆脱对无节制采矿的依赖,进而创出可持续性的生态发展之路。(长江网 徐甫祥)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