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中加价莫成过度医疗新“模式”

2016-03-01 10:04 来源:
调整字体

  一个只需要花2950元的小手术,在被推进手术室后,被医生三次要求增加手术项目,费用一路飙升到了11950元,这便是四川省绵阳市民蒋先生今年2月24日在绵阳协和医院亲身经历的一幕。对此,涉事医院回应,他们将会对蒋先生的手术情况进行核实,如果涉及到乱收费,将会对主治医生进行处罚,并退还多收的费用。(2月29日《华西都市报》)

  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无疑将健康乃至生命都托付给了医生,这种信任与被信任的感觉弥足珍贵。不过,对于个别利欲熏心的医院来说,如蒋先生这些患者,更像是一个个“待宰的羔羊”:原本只需2950元的小手术,因手术中三次增加项目,费用飙到11950元。什么叫趁火打劫?什么叫过度医疗?或许这就是最为直观的标本。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蓄意的术中加价:术前,手术医生一句“发现些小问题,在手术过程中顺便就做了”的话,看似不经意,却是术中加项加价的伏笔。因为是“小问题”,患者没有在意;又因为是“顺带做”,被视作免费之意,因而还对医生怀以感激之情。不过,这些最初的美好感觉都在随后一次次的加价中荡然无存,剩下的,唯有“被宰”的痛觉。

  更让患者离奇愤怒的,是“被宰”后还被医院贴上“自愿”的标签:医院院办的一位负责人言,“如果他不签字,手术医生也不会做后面的手术。”可以这么说,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试想,已经局麻、正在进行手术的患者,面对医生不加做手术必会如何如何的恫吓,他敢不签字么?一是不懂医理,因而对医生提示的后果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二是手术已进行半拉子,更不敢憧憬违逆医生可能引发的后果。如果这样的签字也算是“自愿”,那天下还有不自愿的事么?

  至于这位负责人说,前列腺炎等其它问题是在手术过程中发现的,就更值不得一驳了:明明术前医生就言还有一些小问题(尽管真伪未辨),现何又变成术中发现?何况,按照医疗常规,凡不属急诊类的择期手术,通过术前的检查及预判,手术中可能涉及的项目及费用,完全应该也能够做到事先向患者说明。即便是术中发现异常,导致手术难度或时间增加,也照样按核准价目收取,不会额外加价。而蒋先生的这台手术恰恰相反:因术中三次临时增加项目,使术前告知患者的2950元上涨为术后的11950元,不仅侵犯了患者的知情权,更导致了医德医风的沦丧。

  其实,但凡蓄谋术中加价的医院,其手段都如出一辙:先是狂轰滥炸似的低价宣传,直至把患者哄上手术台,打过局麻,或是手术进行到中途,再逐一给你加项目加钱。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外加医生添盐加醋式的所谓后果描述,不怕你不就范。近年来,媒体先后曝光的各种术中加价事件,无不是这类情景剧的再现。

  尤其让人头疼的是,基于患者个体及手术情况的千差万别,这类术中加价的合理与不合理无法一概而论,给监管带来难题:相当部分患者只能“宰了白宰”,即便媒体曝光的事例,至多也是退款了事,绝少受到行政处罚。正是这种现状,让一些不良医院肆无忌惮:就在本月28日,华西都市报刚刚报道了成都市成西医院一起同类事件,只需花1000余元的腋臭切除术,通过术中加价,变为6000元。而在新闻发出的当天,该报热线接到十余起投诉电话,都是“手术中被喊加钱”的类似情况。

  可见,若不强化监管,在利益驱动之下,继过度器械检查之后,术中加价很可能成为过度医疗新“模式”,从而让本已很紧张的医患关系雪上加霜。当然,这种监管,一是指医院内部的监管,二是指卫生行政部门的监管。据悉,术中加价大都发生在一些管理不规范的医院,可见强化管理首先要从医院内部做起。不过,若出现利益关联导致医院内部监管失常的情况,行业监管则必须强势“堵漏”:一方面疏通举报渠道,让举报热线如110一般让人们熟知;另一方面注重增加懂行的专业人才,让监管不仅要管,还要管得住。

  同时,对屡教不改的违规医院及医生,必须痛下重拳,该处罚的处罚,该吊销执照或执业资格的吊销,个别情节严重者应果断亮出终生禁入的红牌。只有这样,术中加价才有可能偃旗息鼓,让医院重现医者仁心的风范。(长江网 徐甫祥)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