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职就业率首超本科”不宜太乐观

2018-06-16 17:50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近日发布的《就业蓝皮书:2018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7届中国大学生毕业半年后的就业率为91.9%,其实值得注意的是,高职高专就业率首次超过本科。有专家认为,“目前社会对人才的定义以及对人才的评价正在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企业看中学生的能力,而并非仅仅是学历。”(6月15日 中国新闻网)

  挣钱多的未必是贵族,还可能是暴发户;同理,“高职就业率首超本科”可能是能力本位的回归,但也可能是学历歧视下的某种妥协。

  高考季的紧张氛围刚刚散去,接下来,就到了“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的时刻了:分数一旦搞掂,立马就是填报志愿。如果“目前社会对人才的定义以及对人才的评价正在发生改变”的判断成立的话,高职高专既无须发愁生源危机,更不必在家长或考生嫌弃的目光中卖力“地推”了。

  理论是丰满的,现实是打脸的。远处的新闻就不谈了,只看看今年的消息吧:比如上个月的昆明日报消息称,成立近40年、累计为社会各界输送4980名技能人才、就业率高达98%的昆明市化工技工学校今年依然面临着生源“吃不饱”的尴尬。“这并非个例,而是在昆中职院校普遍存在的现象,某技工学校一年甚至只能招到几十名学生。”又比如,惠州一职业技术学院给中学班主任“回扣”,每推荐一个学生给两三千元。

  如果这些“实践出真知”的例子尚且无法让你信服,那么,不妨再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一些:从眼下正热的抢才大战2.0版来说,天津、南京、武汉、成都、西安等20多个新一线城市接连出台一系列人才引进政策,有的送房、有的送钱、有的送户口,政策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但如果你仔细品读一下其间的要求或条件,起码在以身示范的城市抢才新政中,高职高专的应届生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毫无疑问的是,“高职就业率首超本科”并不会改变社会对学历结构的基本认知。

  当然,这个定势思维也不是什么坏事,逻辑上也是有合理性的。第一,本科生不就业并不代表失业了。比如今年考研的人数再次上涨,由2017年的201万人上涨到238万人,多了37万人,增幅高达18.4%。其中应届考生131万人,往届考生107万人。可见,越来越多的本科生都在往考研的路上挤,空谈就业率,能证明这部分学霸没有市场竞争力?第二,早在2014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就提出,2015年通过分类考试录取的学生占高职院校招生总数50%左右,2017年成为主渠道;3年后,教育部在《关于做好2017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中再次强调,进一步扩大高职分类考试录取的比例,使分类考试录取成为高职院校招生的主要渠道。这些年过去,招过来就了事、在技能培养上和统招生混为一谈等,仍是高职高专培养模式上的通病。家长不待见、市场不放心,仅仅是成见深深深几许?

  学历定势或者学历歧视当然是不对的,但要改变理念上的偏见,关键还是行动作为上要有真章。高级蓝领仅占产业工人总量5%的中国要走向制造强国,“高职就业率”恐怕仅仅是个皮毛的问题,内里的症结仍待及早破解。

  作者:肖玮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