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官员世袭是政治文明的倒退

2012-09-04 15:04 来源:
调整字体

  官员世袭、荫袭曾在中国封建时期官场上占有很大比重。近日,安徽省宿州市就上演了一出官职“世袭制”、官员“家族化”的丑剧,宿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张治淮及其子宿州市国土资源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原局长张冬受贿数额超过两千万元,法院依法判处张治淮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处张冬无期徒刑。

  “家族”官员的存在是对民主、民意赤裸裸的践踏。“父子局长”的落马在让群众拍手称快的同时,也引发了人们的重重疑问。“回避制度”下,父子“同局”为官是如何形成?选人用人单位为何视而不见?笔者认为,不管是制度缺陷还是人为操作所致,都应当一查到底,杜绝类似的违纪违规事件,让“铁帽子”都戴上“铁铐子”。

  组织人事部门是“管干部的部门”,必须有“铜头铁臂”才能抵挡跑官要官、买官卖官者的“糖衣炮弹”的袭击。出现“父子局长”现象绝非偶然,当地组织人事、纪检监察部门脱不了干系。正是由于他们视而不见,才造成违规用人,国家和人民利益受损。必须严格追责选用提拔“家族式”官员的相关人员,才能在制度上扼杀“家族”官员。

  有制度无监管,监管真空使现有回避制度处境“尴尬”。“你招我的人,我升你的官”、“官官相护”等现象让现有监管形式不太“给力”。充实制度“守门员”力量,需要广邀媒体、群众加入监管队伍,让回避制度的大门无“死角”。同时还要进一步探索官员家庭成员就业情况公开等制度,用更细更深更全的制度来为“漏洞”打好“补丁”。(长江网 黄维强)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