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逃离科研签约教中学值得反思

2012-11-23 11:43 来源:
调整字体

  “昨夜无眠,为了一个学生。”11月13日,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程代展陷入困惑,他在清华的学生博士萧杨(化名)突然放弃留校继续做科研的机会,与北京一所重点中学签约做数学老师。程代展在博客上写下3000多字的长信,表达惋惜与困惑。(2012年11月23日《新京报》)

  最有天赋、已有数篇论文发表于国际顶级专业期刊、前途无量的博士,突然放弃搞科研,选择到中学当老师,不能不引爆社会的质疑。萧杨称唯一的原因就是没兴趣了,做科研太累。他表示,对去中学当老师充满期待,很喜欢教会别人知识的那种成就感。

  质疑之余,萧杨逃离科研“事件”更该反思。此事件,至少有两个问题值得反思:

  反思一:我们的科研怎么了?一直以来,搞科研成为众人眼中比较神圣光鲜的职业。萧杨离职,非一时头脑发热,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慎重选择。中学老师和科研人员两者的贡献没有可比性,但在萧杨看来,“教会别人知识的那种成就感”,远胜“在国际顶级杂志上发表文章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情”。

  退出科研界是因为很累,累归累,萧杨做什么都能既快又好地完成。这样的结果就是导致了程老师以为他喜欢做科研。对于学生不感兴趣自己的研究成果这个问题,连导师也觉得需要反思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此话还真不假,萧杨事件再次明证了这个简单的道理。

  课题研究、发表论文、职称评审、工资待遇等等,科研之累,只有身处其中的科研人员才深有体会。如果再往深层次看,当前,一些科研单位削尖脑袋“跑”项目,“跑”经费,“跑”关系,如此众多之累,更让科研单位管理者情何以堪!

  看来,“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科研人才?”钱学森之问还真值得反复追问。

  反思二:我们的教育怎么了?博士成才不易,国家的投入、导师的心血、个人的努力,花费几多,众所周知。像萧杨这样的人才去当中学教师,应该说是一种巨大浪费。日前,有一篇报道《10岁“优等生”申请退学,称不想葬送理想于考试》,小主人公冯邵一直接地表达了他的不满:“现在中学教育的终点都是高考,如果我能通过别的方式达到这个目标,为什么非得每天待在学校里接受这种僵化的教育?” 如果,把这两个事件放在一起比对,就不得不让我们思考教育制度问题了。

  萧杨以前一直搞科研,非导师所逼,如今忍痛割舍导师的厚望,不在意 “名利地位”,尊重内心的选择,逃离科研教中学,这又为我们提出了关乎“什么是幸福”的议题。无贵贱之分职业,但有好恶之择业,在萧杨看来,确信“坚持干一辈子科研一定不会幸福的”,愿意享受教会别人知识的成就感。如此看来,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活好每一个生命个体,我们的社会才会更加和谐。(长江网 周翔)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