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小康逐贫困,发展咋兴挂倒档?

2013-02-26 10:43 来源:
调整字体

  与放鞭炮庆祝成为“贫困县”的地方相比,大同县扶贫办主任王汉斌显得内敛,他只是在办公室传阅文件。“身份特殊”的大同县已“觊觎”贫困政策十几年。(2月25日新京报)

  从字眼上来看,“贫困”二字是实实在在的惭愧,然而在很多地方政府看来,贫困却成了相互追逐的摇钱树,这是怎样一个扭曲的价值观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从国家真金白银的下拨到贫困县的那些资源可以看到,“贫困”真的是走向幸福彼岸的通行証。

  其实像新闻裡大同县这样的案例,我们早已屡见不鲜,然而贫困县是真的经济不景气吗?我们看到以往的例子,国家级重点贫困县上饶县村委会大摆宴席、云南贫困县75万元奖励拳王、江苏北部某省级贫困县一年喝掉20万白酒,诸如此类的新闻鲜明的告诉我们,有些时候贫困真的和想象中的捉襟见肘没有一毛钱关系,更有甚者,贫困县竟然入围到全国百强县的甄选名单裡,如此“良莠不齐”的站队列,某些贫困县到底是闹哪样?

  贫困县之所以成为香饽饽,塬因无非还是利字当头。当级别达到国家级的时候,那待遇可真是“烈火烹油”,不仅会优先发展产业化建设,享受中央财政贫资金,同时还会享受到发达地区对口的支援,如“东西扶贫协作””雨露计划”,同时一些大型企业、学校和公益组织等社会力量也会及时赶上,另外贫困地区的学生也会受到国家的优惠政策,以鼓励知识脱贫。总之当上了贫困县,那日子离好起来就不远了。

  然而尴尬的是,这些所谓的好日子,完全是在调动外力、在割舍其他资源的背景中进行的,这很容易让人产生“等拿靠”的消极印象。很多地方的贫困县帽子已经带了多年,可似乎依然没有鬆动的迹象,而当地政府也并不急着把某些脱贫致富的表面工作做好。国家善意的扶持,落实到地的时候,往往因为自私好利的心态,结果变了味。久而久之,这些地方恐怕自身造血功能将会被时代压缩殆尽,到时候可真的是不“贫困”不成活了。

  其实贫困和小康之间真的存在 “此消彼长”的循环关系,就好比新闻裡所描述的小康县的时候连学校破损都无法得到正常资金补助,美其名曰“这钱是给贫困县”的,上峰这句话很容易让当地政府怀念“贫困”时期的美好岁月。而每个地区都不会是一碗水端平,这也就会出现有人吃肉有人喝汤,那分配的塬则当然是照顾落后的,可看起来先进的地方也客观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此看似绕圈圈的死结问题,该如何处理才好呢?

  国家对于落后地区,歷来都不缺乏大的政策支持,然而很多政策只是简单的给钱给物,只是看到表面的实惠。要推动某个地方的发展,大量人才推荐是必不可少的,贫困县之所以贫困,很大塬因是理念、技术和想法上的匮乏,如能把人才当成资源大量。(长江网 谢伟锋)

编辑:牛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