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过程中谨防农村渐行渐远

2013-03-14 11:04 来源:
调整字体

  在中国首都以北、内蒙古高原的边缘地区,沿途村庄常常是大面积无人居住的房屋,这些村庄正加速湮没于人们的视线中。(3月13日 新华网)

  中国的城镇化道路,是向集中性工业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大量的农村人口走进城市,从而带来了更多的变革,这其中有城市所必须思考的问题,同时农村也面临着新一轮的整合。

  官方数据显示:2000年,中国拥有360万个自然村,但到了2010年,这一数字变成了270万。过去5年,中国城镇化率由45.9%提高到52.6%,转移农村人口8463万人。在庞大数字的背后,是很多农村尤其是偏远地区,面临着劳动力的大量转移,从而造成大量农村在日渐式微,甚至有自然消亡的可能性。

  这也是在城镇化热潮中必须冷静下来的思考。我们所期望的城镇化,并不能以农村数量的绝对消亡而建立,如果是那样的话,两个城市之间只能用“无人区”来连接,将是一种尴尬难堪的境地。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当下农村人口,尤其是青年一代,在教育、就业、福利的召唤下,正在亦步亦趋的完成从农村到城市的身份转换。而曾经祖祖辈辈呆过的地方,此后的岁月何去何从,又是个待解的问题。

  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央已经开始着手农村人口进行劳动密集型的整合。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鼓励和支持承包土地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流转,就是往这个方面使力。而每年的一号文件,都倾注着对于农村人口、粮食问题的重大关注。大的框架构筑没有任何问题,从趋势来看,农村数量减少也是历史必然,然而一增一减之间,需要顶层设计者更多的考量和调研。

  对农村粮食基地进行科学统筹,以及农村生态环境的持续发展,是中国农村良好生存的必然条件。前者需要政策、科技以及人才,而后者则更需要一种放眼长远的眼光,因为有种可能就是城镇化饱和之后,势必有部分人口会出现“工作在城里,生活在农村”的现象,这在欧美国家已经相当普遍。这种回流的过程是更高级别的生产力社会体现,如果农村生态建设能以这个长远目标位着力点的话,那将来的发展空间无疑是巨大的。

  先把蓝图暂时收起来,眼光放在当下农村,发现个别地区的“空穴”现象已经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改革大潮里涌动的流动劳动力,很多已经不在留恋故土,留守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良好的城镇化应该是橄榄状的结构,而当下很可能会发展成哑铃状的布局。另外有点很重要的是,很多城市是并没有做好城镇化的准备的,而流动人口却提前动作,先入为主式的涌进城里。这样的流通方式使得城市和农村都处在焦灼的状态下。

  在中国这个很容易情绪化的国度,很多事情都需要AB面的冷思考。当下经济发展的步伐越来越快,而在高歌猛进的时候,也应该回头看下那些从起跑点就差你半步的人。(长江网 谢伟锋)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