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做痛苦的人那就做快乐的"猪"

2013-03-27 16:19 来源:
调整字体

  3月25日晚,三名男青年在东莞万江一小旅社内身亡。据民警调查,他们来自不同地方,因工作艰辛、生活不如意等原因,相约东莞,烧炭自杀。据警方称,另有两名男青年中途还不想死,于是离开。有律师称,他们或构成间接故意杀人罪。(3月27日 南方新闻网)

  因为工作艰辛、生活不如意,就产生极端厌世心理,进而发展成集体相约自杀。仿佛只会在日本这种自杀高度集中的国家才会有的剧情,已然在国内成为了新闻。

  曾经风靡一时的小资读本《挪威的森林》,男主角渡边也曾经历好友用窒息自杀来了解自己的青春。其实死去的人固然已逝,但周边的亲人和好友,却要承受因此带来的无穷的伤感悲痛,同时还要面对更为严重的心理障碍——难道人的生命真就可以被玩弄成这样?

  当下社会转型期,各种矛盾激烈碰撞,从而衍生出来各种心理疾病。坦白的说这已经是社会普遍现象,只是很多人并没有深刻认识到自身存在的心理问题。这种现象在沿海发达地区似乎更加多见,快速的社会发展,膨胀的个人欲望以及怎么努力也无法找到人生定位的迷茫,糅杂成为一曲青春的迷笛。这其中最让大家触目惊心的就是富士康十一连跳,人们对于逝者所思所想大都能体会一些,这其中绝大多数是个人的安全感极度缺乏,理想的丰满和现实的骨感一再刺激着年轻人那并不厚实的神经,而有些人终究败在生命的最底线上。

  笔者不由想起刘德华在《雷洛传》里的那句神语“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通俗而又不矫情,生活是没有追求可言的,所以人们才试图追求出生活意义,试图追求出生活意义的过程,就是人的追求。要把年轻人的理想贬低为只为果腹之求,确实太苍白无力,但是在很多时候无力支撑起理想的天空,那为何不把自己打回到人之本能的起点,来一次从头再来呢?

  都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而绝大多数人都看起来好好的,当然人们内心的苦痛挣扎是不会有太多表露的,其实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就看你如何化忧郁为浆糊。有时候想想《范伟幸福论》就想发笑,“我想上茅房,就一个坑,你蹲那儿了,你就比我幸福!”以前大家都说范伟“彪”,但是现在看看,这种简单的就像头猪在思考的逻辑,有的时候真是相当受用。

  我们不会要求年轻人一心只想到修身养性,谁都有价值观谁都有追求,不是说想当将军的士兵就是野心家。但是心理守护更关注那些在战场上的“溃败者”,他们打工挣钱出发点不高,也许就是在老家做房、娶个媳妇、传宗接代,但是美好总不会来的太快,需要你一直咬牙坚持,甚至有的时候即便挺到最后,结果却还是一地鸡毛。但又怎么样呢,世界本来就是不美好的,这当然不会在学校和书本里学到,要的是个人能从社会、现实中读懂更多,也就释怀更多。(长江网 谢伟锋)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