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对直白的性教育教材别总是盲目抵制

2017-03-04 10:29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近日,杭州萧山一位家长发微博称,学校通过“读书漂流”活动,发给正在读二年级的女儿一本性教育读本,出现部分过于直白的词汇,包括“阴茎”“阴道”等男女生殖器名称。这位家长表示,自己不反对性教育,但这种直接把性教育读本发给学生自己阅读的方式不妥。(3月4日《新京报》)

  一本每班轮流着看的漂流书,名为《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由于有些词汇过于直白而让家长们倍感不适,甚至被吓到了。相比较传统教育课本而言,这样“逆天教材”的确不可接受。其实,备受争议的性教育教材曾出现过多次。从2014年武汉小学的《生命安全教育》到去年上海推出全国首本男生性别教育,无一例外地饱受舆论攻击。这次不过是“延续昨日的故事”罢了。

  一方面,面对媒体曾经报道过多地学生被性侵的事例,学生们遭受的内伤难以愈合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提前性教育的必要性,怪罪于学校性教育的缺失,呼唤学校重视性教育的改革;一方面,学校为弥补教育漏洞,对性教育真正大刀阔斧地探索时,讨伐舆论又风声水起,在此语境下,浙江教育厅相关负责人出面解释说是课外读物而非教材,也许是迫于现实无奈的答复。

  一些家长一提到性就认为是个晦涩的话题,采取扭扭捏捏的态度。这反而激起孩子的探索欲。这与我国根深蒂固的传统意识相关,以成人的角度去读该书,真正吓坏的只是保守观念。

  互联网发达的当今,即使没有该教材的出现,学生也有获取性知识的渠道,而那些非法网站灌输着淫秽思想,对学生的毒害可想而知。早在2008年教育部就颁发了《中小学健康教育纲要》,要求在依托体育和健康课程的基础上,对孩子进行一些性教育方面的内容。该教材的出现也是经过专家编写,属国家正规出版社出版的合法出版物,说明内容并没有问题。

  该教材的出现,打破传统观念,具有超前意识,给学生对于性知识的有了一定的认知,因此,我们应当理解教育局对于培养学生健康性心理的良好初衷,像树苗一样呵护,既要精心浇灌,又要修枝剪叶,而不是一味不分青红皂白地谴责。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0年出版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在小学阶段就要完成所有关于生殖健康的教育,即使避孕知识也要在小学阶段讲完。在一些国家,性教育早已在小学阶段实现,在日常生活和学习中也起到很强的指导作用,而我国与其他国家相比,对孩子性教育已经比较晚了,及早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有着现实意义。

  性教育不仅仅是生殖器的教育,还事关健康意识和生命安全。需要学校、社会和家长的理解和配合,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开放,相信事关性教材不再是家长们忧心忡忡的话题。

  长江网网评员:杨应和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