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这是C罗的最后一届世界杯 最后的圈粉

2018-06-16 21:45 来源: 长江网-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评论员 高翔

  今天凌晨熬夜看球的,临睡前很多人都在朋友圈留下了两句话。一句是:这个夜熬得值。另一句是:C罗大大,请收下我的膝盖。

  说这话的其实相当一部分并不是C罗的粉丝,甚至不少人还因为梅西的缘故,不同程度上扮演过“罗黑”的角色。

  然而今天凌晨的这个帽子戏法,将他们齐齐折服。

  你可以质疑第一个点球有“碰瓷”之嫌,你可以辩解说第二个进球是因为德赫亚的“黄油手”,但终场前那记招牌式“落叶”任意球,身高1.93米、跳到了人生极限的皮克,也不过成了标识C罗惊人计算力和精准脚法的参照物。电视机前看到这一幕的球迷,不管是“罗吹”还是“罗黑”,都不得不在脑门上刻上一个大大的“服”字。

  其实原来我一直不大待见C罗,至于理由,那可海了去了。

  比如,刚出道时总笼罩在菲戈的阴影之中,就像跟在赌神高进屁股后面的刀仔一样。“长不大”“缺乏领袖气质”“没有主角光环”这些标签,随便贴他脸上,都不算特别的过分。

  等到他终于把自己练成“魔鬼筋肉人”,可以独立担纲主角了,又迎头撞上级别更高的梅西。要我弃技术更华丽、外形更阳光、态度更亲和的梅西于不顾,去粉脾气更暴躁、更具侵略性的C罗,我得是把自己心理扭曲成啥样,才会作出这种选择呀?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C罗太爱哭。输球哭,好不容易赢了也要哭,受了委屈哭,得了荣誉更要哭。平时就算不哭,俩眼眶也总红红的,跟刚躲起来哭过一样。C罗的“哭”与梅西的“吐”,成为梅罗时代两大独家标识,也不知道其中有啥内在联系没有。这么一个好哭佬,我要是义无反顾地粉你,不显得我和你一样脆弱么。

  真正让我印象改观的,是2016年欧洲杯。小组赛最后一轮对阵匈牙利,当对手偷袭得手,比分第三度领先时,C罗委屈地在前场振臂怒吼。这一幕深深映入我的脑海,至今挥之不去。我意识到,C罗在场上的急躁、侵略成性、永不言弃,其实体现的正是一个男人、一个球星、一个领袖的责任与担当。后来有媒体评价,2016欧洲杯是“C罗一个人的欧洲杯”,这个赞誉是中肯而恰当的。我也就此从微黑转为微粉。

  有人说,C罗一个人扛着葡萄牙队前行。对于这个说法,我是坚决不同意的。扛着多危险啊,走不稳会摔着,进门会撞着。C罗明明是又当爹又当妈,把葡萄牙队抱在怀里往前走。

  可惜岁月不饶人。C罗今年已经33岁了,就算他再魔鬼筋肉人,状态的下滑已不可避免。皇马也好,葡萄牙队也罢,现在对他都只能“省着用”,以尽量延长他的运动寿命。

  也许,这就是他的最后一届世界杯。也许,每一场球都可能成为他的世界杯绝唱。

  对于我们这些刚刚被他圈粉的球迷来说,珍惜他的每一次表演,在心里默默地为他祝福,就是对他最高程度的致敬了。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