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怎样的大学校长演讲

2011-06-24 17:03 来源: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21日,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院士在该校同济医学院毕业典礼上的演讲《未来》,引发了学子的热捧。他告诫学生“别拼爹讲真话”,从融入社会到理性思考……(6月22日《长江日报》)

  学生和舆论之所以连续两年热捧“根叔式”演讲,其实是在热捧演讲中的话语表达方式。在学生的毕业典礼上,一个大学校长能够用热溢的情感、新潮的文风甚至社会批判者的角色说话,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他将自己从教育长官的身份认同中剥离出来,而更向一个教育者的身影靠拢。在一个大学行政化依旧岿然不动的语境中,“根叔式”演讲不仅显得难得,更充满着想象的空间。

  但作为一场毕业典礼,我们需要的大学校长演讲内容就仅仅是这些吗?如果大家还记忆犹新,一定还记得李培根院士去年在演讲中说,“我记得某些同学为‘学位门’、为光谷同济医院的选址而愤激;我记得你们刚刚对我的呼喊:根叔,你为我们做成了什么?”遗憾的是,他今年的演讲中没有相关的内容。

  在对“根叔式”演讲的最初悸动退去后,必须省思类似的问题。这也并不是苛求,因为即便是在大学开始贬值的今天,多数的大学毕业典礼也有着端庄的仪式感。在庄重仪式中,大学校长的演讲,既是对到场学生和家长们说话,也是对关注大学的人们说话。而用话语方式的转变迎合此刻充满离情的学生心绪总是容易的,却不免有着情绪投机的味道。

  当然,我也必须充满肯定地指出,在一片味同嚼蜡般的群体说话方式中,李培根院士的走出已属不易。但舆情关注毕业典礼上李培根的表现,显然并不是激动于他别样的致辞所引发的情绪共鸣,更是想经由此去找寻一个“理想中的大学校长”:他不仅会深入浅出地教导学生仰望星空,更脚踏实地的为式微化的大学做些事情,让它改变,让它变好;他是体制内天然地有级别的官员,却努力在回归到教育家的本真——于是人们把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当成了一个观察的切口,显然,在对学生无距离的对话之外,李培根院士还需要表现和做得更多。

  在这个火热的夏天,有两位大学校长共同走到了媒体的聚光灯下。一位是南方科技大学的校长朱清时,一位是“根叔”李培根,前者为体制外的生存展现出决绝与悲壮,后者再次点燃了对于现有语境下大学校长形象突破的期许。这是让人五味杂陈的并列,却蕴涵着殊途同归的大学精神走向。(王聃)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