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遗产不该是“摇钱树”

2017-07-19 15:23 来源:
调整字体
 77日,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青海可可西里经世界遗产委员会同意,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也是我国面积最大的世界自然遗产地区。8日福建鼓浪屿也申遗成功。至此,中国已拥有52处世界遗产,在世界上居于前列。(据新华网报道)

查阅360百科,可以知道世界遗产是指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人类罕见的、目前无法替代的财富,是全人类公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文物古迹及自然景观。世界遗产分为自然遗产、文化遗产、自然与文化复合遗产和文化景观。它不论在哪里,都具有科研或文化上的独一无二、不可替代、不可再生性,都是价值不可估量的巨大宝库,理应好好加以保护。

可以想见上述两个地方的原居民都欢欣鼓舞,“喜大普奔”了。申遗成功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每一个地方或项目从提出申请到成功,整个过程非常复杂,要做的工作非常多,申请工程非常巨大,耗时也非常长,少则三五年,多则八九年,直至十多年的。

但能成功跻身世遗名录,并不应该是这些宝贵遗产的“终极目标”,世界遗产也不是终身制的。《世界遗产公约》规定了一系列保护义务,如果对成功列入名录的那些珍贵遗产没有保护好甚至使其遭受破坏的话,那么很可能会受到“黄牌警告”,极端的情况下,甚至有可能会被“摘牌除名处理”。

就目前旅游开发的热度看来,有相当多的人担心一些地方可能只看中世界遗产的知名度与所能带来的经济效益,把珍贵遗产当做地方的“摇钱树”,进行过度开发、破坏性开发。我们同时也有理由担心,过多的游客会超过文物古迹的承载能力,从而导致不可修复、永久性的损坏。

尽管申遗希望小、任务重,难关重重,但还是让相当多的地方政府趋之若鹜。可能在最开始,这种申遗热度源于中国很多非常好的自然与人文景观“养在深闺人未识”,希望尽早得到全世界的认可。但随着一些地方在申遗之后,成功地开发为著名旅游景区,如大家熟知的云南丽江、湖南张家界等地,当地政府把世界遗产当成本地的“摇钱树”

从可查的数据看,自从199712月成功获选世界文化遗产以来,山西平遥古城的游客已从当年的区区5万人快速增长到2012年的400余万人,门票收入也从当年的100余万元增长到2012年的1.5亿元。洛阳龙门石窟申请前每年门票收入只有1000万元,申请成功后次年就高达2700万元。这样的比对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对我们国内的世界遗产来说,旅游开发肯定是个巨大威胁。对世界遗产进行过多的旅游开发,与遗产的保护属性形成非常尖锐的矛盾,一些地方申遗过程中,投入巨大,甚至不惜负债,一旦申遗成功,便急不可耐地想捞回付出的成本,进一步导致了开发的过多过滥。07年,包括云南丽江古城在内的六处中国世界遗产被“黄牌警告”。

文化保护与旅游开发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只不过想要达到双赢的目的,需要地方政府有非常优秀的操作手法与开发思维。做好世界遗产适度的保护性开发,同时用开发得来的经济效益,更好地做好保护工作,以期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这才是一个多方都能接受的最好的方案,至于种种细节,还需多加商榷。

怎样才能更好的保护我们国家的这些珍贵世界遗产?早在2002年,文化部、国家文物局等9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和改善世界遗产保护管理工作的意见》,明确规定,一切开发、利用和管理工作,首先要把遗产的保护和保存放在第一位,应以遗产的保护和保存为前提,以有利于遗产的保护和保存为根本。

我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文化及自然遗产众多。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地方、遗迹等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如何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这些宝贵遗产是一个久远的课题。申遗还是要不忘初心,这个工作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申遗成功绝不是一劳永逸,最重要的始终应该是保护。

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数量是不是第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为子孙后代保存好、保护好人类文明的宝贵成果,使之进一步地发扬光大。(黄陂 吴灿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