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旧书不应一卖了之

2017-07-19 15:29 来源:
调整字体
 临近毕业季,各大校园中不断进出的废品车成为常见景象。毕业生收拾行囊离开校园,一箱箱用了多年的书成了“累赘”,不带走就地处理,“白菜价”卖废品成了多数学生不得已的选择,也成为大学书籍最终的归宿。(新华网)

邮寄太贵,携带不方面,往往成为大量旧书最终流向废品收购站的原因。旧书是心安理得地处理掉了,既变卖了点银子又免掉搬运邮寄的麻烦,在多数人看来可谓一举两得。但真的是这样吗?

那一袋袋以斤论处的书籍,有些是陪伴大家多年的专业书籍,曾经在上课时用心地划过重点做过批注,可能走上工作岗位还会继续用到,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有些买来还没来得及拆封,压根没留下阅读痕迹,可能当时出于跟风或是囿于名家推荐,一时心血来潮,拿到手后却怎么也读不下去,试问有多少人的书架上曾摆过类似《百年孤独》一类的书籍?有些是永不会过时的工具书,它们都是手边书,只有真正有需要用到它们时,才会发挥出其应有的价值,这类书不适宜阅读,但不可或缺,可能是一本英文词典,也可能是一部百科全书,也可能是一本民法典。

这些书曾与我们朝夕相伴,我们去上课时书包里背着它们,去图书馆时手里拿着它们,甚至去食堂吃饭腋下也会夹着一两本。高尔基说,“书籍是青年人不可分离的生命伴侣和导师。”李克强总理回忆起高中毕业准备到农村插队的情形时说,“走的时候就背了两样东西,一件是行李卷,一件是一箱书。”我们的同学们怎么就这么舍得将旧书一卖了之?难道不可惜吗?

怎样善待这些曾与我朝夕相伴的“朋友”?

赠人书籍,手留书香。中国现代作家、文学研究家钱钟书先生一生的阅读量可谓惊人,在我们的想象中,他家的藏书量肯定也是惊人的,但事实上他自己买来的书往往随手送人,无数的书籍在他家流进流出,最后留存下来的只是读书笔记。每年毕业季,各高校都会组织跳蚤市场,毕业生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将一些以后不用的书籍赠送给学弟学妹们,既是对他们的勉励,也建立了一种专业沟通的渠道。学校的图书馆在大家看来从来都是借书的地方,馆内搜索不到的书籍,我们才会自己购买,毕业后这些购买的书籍可能以后用不到了,何不就地捐献给学校的图书馆?这将是对馆藏图书的极大丰富,可以使书籍的价值得到持续发挥。当然,一些赠书平台也是我们捐书的重要渠道。新浪网发起的扬帆计划,旨在通过互联网平台捐助课外图书,帮助偏远乡村学校的孩子们增长见识、开拓视野,如果我们准备贱卖的旧书中也有适合他们阅读的,不妨也挑出一两本邮寄给他们,点燃他们求知的火种。

当然,除了赠送,于我们而言暂时没有价值的书籍,我们也可以通过交换的方式,借助各类交换平台用自己的旧书换取想读的书籍。再不济,与其贱卖,不如待价,最大的中文旧书网站孔夫子旧书网集合了各类旧书,年代越久远,其出价越高,有些绝版书籍更是炒到了天价。如果不能让书籍的实用价值发挥出来,至少可以实现其货币价值的最大化。

如果我们仅仅纠结于怎样处理书籍,认为这才是决定其能否发挥价值的重要因素,那就大错特错了,最好的善待应是对书籍承载内容的深刻领悟和领悟后的有效利用,这或许也是旧书的最好归宿。(黄陂 罗万霞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