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失踪”之争勿上升为医患恶斗

2016-05-06 16:13 来源:
调整字体

  安徽宿州一男子去年6月在徐医附院做了胸腔手术,数月后在多家医院检查均被告知“肾失踪”,事件引发媒体广泛关注。5月5日下午,徐医附院发布官方声明,称安徽男子“肾失踪”的相关报道,内容严重失实,并贴出术后2次CT复查图片,均显示右肾存在。日前,徐州市卫计委已成立事件调查组进驻涉事医院。(5月6日新华网)

  宿州男子术后引发的“肾失踪”风波,已在网上喧嚣数月,质疑之声不断,并有升级为“摘肾”之争、进而加剧医患对立的迹象。显然,联合调查组的介入,将有助于还原本相,遏制事态的恶性发展。然而,原本可以医学手段轻松释疑的患者之问,却无端发酵为恶语相向的医患争斗,其间不乏诸多反思之处。

  实事求是地说,如果取下“有色眼镜”,从医学的角度看,“摘肾”之说原本是可排除的:首先,患者的“右肾挫伤”在手术前即确诊,加之查CT日距手术日已两月有余,确实存在“肾萎缩”的可能;其次,正如身为外科医生的某网友所说,从患者手术后的胸部切口看,是无法施行右肾摘除术的。何况,即便有不良医生欲“摘肾”,也会摘取合格肾源,而不会选择本就“挫伤”、有着萎缩风险的右肾。

  自然,对于并未做过右肾摘除术、且并不懂医的患者来说,一俟查CT“未见右肾”,自然会有一丝惊惶,质疑亦在所难免。此时,若医院能放下身段、真诚对话,并以医学常识及CT结论坦然相告,必有利于化解疑云。然而,正是医患之间的沟通不畅,让事态逐步向着反方向发展,致有日后的对恃局面。

  譬如,在术前术后谈话中,主治医师只笼统告知当时的“右肾还好”,却没有言明“右肾挫伤”有导致萎缩的可能。再加上风波发生后,有关医护人员唯恐惹火烧身,不肯多多与患者交流,而只是一味回避,这就给患者以医生理亏、乃至欺骗自己的错觉,甚至会引发其对右肾“跑哪去了”的无限想象。

  至于医院方的“危机公关”更让人不敢苟同。事发后的长时间沉默,本就让患者不满。而一发声,却充溢着浓浓的火药味,诸如捏造、侮辱、诽谤等字眼纷至沓来,甚至威胁要对患者“通过法律途径追究”。这就有些让人看不懂了:“手术时发现右肾是好的,并且纳回了腹腔”这句话是主治医师说的,出院后CT“未见右肾”,也是相关医院的检查结论,怎么就成了患者的“捏造、侮辱、诽谤”?即便患者时不时有过激之语,也不妨换位体谅才是,又何须如此“恶语相向”呢?

  当然,此事之所以从“肾萎缩”上升到“肾失踪”之争,与当下医患关系的白热化有莫大的关系。可以说,近年来医闹频现,纷争不断,给医院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尤其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莆田系风波,更是让相当多的医院“躺枪”。而此次网络针对“肾失踪”一事的不理智评论,加上某些媒体为“吸眼球”推波助澜,更是让之偏离理性,成为引发医患对恃的“一大推手”。

  其实,关于这场“肾失踪”之争,早就应该回归理性了:无论是媒体、医院、患者,还是网友,不妨先摘下预戴的“有色眼镜”,尊重事实,尊重科学,等待联合调查组的最终结论,而不是不顾事实的去“怀疑一切”,更不要由此去激发医患恶斗。因为,在无谓的争斗中,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同样是“受伤者”。(长江网 徐甫祥)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