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何须煽情?

2016-12-19 10:54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连日来,江苏省泰兴市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判决书,在网络上引发关注。与通常印象中严肃、刻板的司法文书迥异,这份民事判决书,使用了大量个性化语言,并夹杂有诗句,因此被称为“诗意判决书”。引关注的同时,也带来了争议,支持者认为,这样的判决书,体现了法律的人性化,而质疑者则表示,大量非法律语言的加入,也将消弭法律裁判文书的严肃性。(12月17日《新京报》)

  “生活平淡,相辅相成,享受婚姻的快乐与承受生活的苦痛是人人必修的功课”,“人生如梦!当婚姻出现裂痕,陷于危机的时刻,男女双方均应该努力挽救,而不是轻言放弃”,这两段文字,不是于丹大师给大家烹制的心灵鸡汤,而是江苏省泰兴市人民法院少年及家事审判庭80后女法官王云书写的《黄某甲与王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里的“法庭意见”,就连辛弃疾词《青玉案·元夕》里的名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也赫然出现在判决书里,这份“诗意判决书”在网上走红,引起不小的反响。

  不得不说,这位80后女法官王云的文采绝对是没话说的,可是我总觉得“诗意判决书”煽情煽的不是地方。

  从文本要求来看,判决书中的煽情文字纯属画蛇添足,且有掉书袋之嫌。因为判决书是法官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以及法庭的辩论而制作出的一份法律文书,是具有很强法律性的专业性文书,判决书的语言必须是规范性的法律用语,即通常所说的“法言法语”。因为司法审判不同于道德评价或一般的社会评论,法官要用专业知识在司法判决中进行法律概念和规则的阐述。作为法官,要用法律术语进行思考,将法律问题、社会问题、经济问题乃至政治问题转化为法律术语或概念进行表达,运用“法言法语”对涉案的法律概念和术语进行精准的阐述,最后还要以能为公众所理解的法律语言构建一篇观点鲜明的司法判决,判决书的语言最讲究准确性,即遣词用句严谨,不生歧义,用词客观持中,不使用形容词,不淡化或夸张涉案情节,语言简练精确,无赘语病句,此外还要求语句规范,无俚语方言或攻击性词语。文学性不是判决书文本追求的目标,这份“诗意判决书”的案情介绍和当事人诉求,是中规中矩按照文本格式来写的,“法庭意见”部分则开始运用文学笔法,引经据典。文字虽美,却少了判决书应有的严肃,这样的煽情文字还造成该判决书前后文风不一,有点混搭的味道。“诗意判决书”走红网络完全是因为它不“按套路出牌”。

  从实际效果来说,再煽情的判决书也挽回不了破裂的夫妻感情。毕竟离婚不是儿戏,离婚的理由也千差万别,只要夫妻感情没有破裂,婚姻关系还能维持下去,双方都不会闹上公堂,珍惜感情、珍惜家庭、不轻言离婚等这些道理人家都懂。就这起离婚案件来说,法官在审理案件时肯定要对当事人双方的婚姻情况作充的了解,在最后制作判决书时,不是凭自己感情去判断,而是要对照法律条文,结合原被告双方实际情况作出理性判断。“宁拆十座庙 ,不毁一门亲”是一般老百姓的美好愿望,但是如果遇到男方在外面包二奶都生了小孩了,或者女方红杏出墙已经跟原配没有感情了,或者男方有严重家庭暴力倾向,两人日子没法过下去了……面对这些情况,即便法官说破嘴皮劝双方慎重再慎重、捐弃前嫌重归于好,但该离的婚还是得离,再煽情也无济于事。对于离婚案件来说,准予不准予离婚,法律说了算。

  司法审判是各种纷争的最终解决方式,法官运用法律术语进行观察、思考和判断是一种职业要求,煽情的话语可以放在与当事双方平交流中或庭前调解环节,代表法庭观点的判决书不需要煽情。

  作者:李建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