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错裁判文书”暴露法官工作不在状态

2017-11-14 15:36 来源: 长江网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湖南省东安县人民法院出现一份“七错裁判文书”,包括两处把“东安县”写成“东这县”,把两名被执行人的名字反复写错,把性别“女”写成了“吕”,“身份证号码”写成“身份号码”等。(11月12日 中新网)

  法院的任何一份裁判文书,都具有法律的权威性,不仅要文通字顺,结构完整,要素齐全,逻辑严谨,还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可以说,一字千钧,远非儿戏可言。一份裁判文书,出现七处差错,简直是一桩奇闻,更是一桩见不得人的丑事。

  在一份裁判文书上,两处把“东安县”写成“东这县”。从差错的频率上来看,错了一次,又错一次,给人一种习惯成自然的感觉。但习惯的东西不代表都是好东西,如果在这份文书上“东安县”被错写了一次,到了第二次写“东安县”的时候,还有可能、有机会写正确,可惜,当事法官没有抓住纠错的机会。身在何处,不知何处,这是数典忘祖的错。

  把两名被执行人的名字反复写错。被执行人是案件中的重点对象,此即此,此非彼。把名字写错,该被执行的人不被执行了,而不该被执行的人反而被执行了,纵容与污陷并存,这是张冠李戴的错。

  把性别“女”写成了“吕”,简直是一大发现。在人类男女两性别之外,有一个“第三性别”之说,而“第三性别”原意指男性中的弱势群体,现在是指跨性别者、双性人、变性人等,除男女两性外的所有性别。难道在“所有性别”中,被“七错法官”又发现了一个“吕”性?这是痴人说梦的错。

  “身份证号码”写成“身份号码”。前者是证件持有人的法定号码,后者随意性较大,无法定意义。在裁判文书中,把“身份证号码”写成“身份号码”,已失去了裁判文书对当事人身份确定的法律意义,这是胡拉硬扯的错。

  一份裁判文书出现七处差错,这是工作的严重失职,也是对法律的亵渎。虽然此案审判长李洪涛和负有校对责任的滕继延均被处分,但他们的错,不同于小学生写了错别字,而是暴露了受处分的两法官工作丝毫不在状态,对法律的尊严缺乏敬畏之心。他们手下的裁判文书,如同一纸涂鸦;他们是法官,但玷污了法官的称号。

  作者:范丰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