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时评 > 焦点

武汉爱乐不负期待
长江网 2020-11-13 10:10

  作者:梅明蕾

  与往年相比,第九届琴台音乐节是在一个非常时期拉开了帷幕。首场音乐会由中国爱乐献上,我因故未到现场聆听。第二场音乐会则由城市自家的乐团武汉爱乐出演。在这场音乐会上,我看到不寻常的场景,听到令人惊喜的乐声,也激发出一些思绪。

  其实早在音乐节开幕之前,具有标志性的琴台音乐厅就开始营运了。在城市“解封”后的那些特殊时段,熟悉的乐章,久违的献演,忠实的乐迷,终于在音乐厅汇聚,交融成一个音乐的共同体。与以往不同的是,场内仅允许容纳相当于平时三分之一(后来增至二分之一)的来宾,且两两相隔,戴好口罩,零落散坐其间。这场面时刻提醒着大家,疫情仍在肆虐,不可掉以轻心。

  而这次武汉爱乐以《峥嵘岁月》命名的音乐会现场,我所见到的,除了人人须戴口罩,来宾至少已达八成,且人与人之间恢复了正常座位。对于见识过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等国际天团的武汉乐迷而言,面对武汉爱乐这自家人,本会云淡风轻、稀松平常,但我却从人们的目光里,读出了难得一见的期待和虔敬。我以为,那正是由长达近一年难忘光景积聚起的能量的一种释放。

  乐迷们的期待没有落空。“峥嵘岁月”,我的理解,既是对武汉抗击疫情壮举的致敬和回望,也有对音乐会经典曲目诠释或解读的企图。音乐会上的三部作品,均由具世界影响力的苏联伟大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所为。尤其是他的降E大调第一大提琴协奏曲和E小调第十交响曲,至少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据称因为疫情,乐团才留住了临时过路的 19岁的大提琴新星陈亦柏担任协奏曲独奏。他的技术和音乐感觉不用说。正是这两者,让他获得演绎内涵如此丰富的经典的自由。自古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如是年纪对老肖有如此诠释,预示了他今后音乐事业的无限前景,令我等乐迷倍感欣慰。

  压轴戏自然是第十交响曲。说句实话,对于一个地方乐团,哪怕是对武汉爱乐这样相对资深的团体,演奏“肖十”都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肖氏的深邃思想、曲折经历、复杂的创作背景和作品富含的原创性,每每都汇聚在他的十五部交响曲中,而第十交响曲,通常又被誉为他“无与伦比的杰作之一”。

  如果说武汉爱乐过往演绎的马勒、巴托克等人作品中,多少还有力不从心的痕迹,那么这次演奏“肖十”,依个人感受,则有上了台阶的表现。整个乐队,开始就有了因高度情感投入的精气神;肖氏特有的紧张而富探索性的旋律被描画得颇为精准;音色和力度对比的张力有了进一步拓展;先前多少令人担心的铜管个别声部,这次表现亦交代得过去。一句话, 武汉爱乐不负期待。

  “肖十”演奏前,武汉爱乐指挥刘鹏面对听众发出感慨:在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非常庆幸和欣慰的,是大家能够没有隔阂地坐在音乐厅里欣赏音乐。他提到,不久前,意大利著名指挥大师穆蒂给意国总理去信,呼吁即便在非常时期,人类也需要艺术、需要文化。借着音乐厅现场,刘鹏说,音乐需要爱,音乐家需要热情,观众也需要热情,这热情与音乐产生共鸣,方为艺术的宗旨。这番感慨引来听众热烈掌声,连同“肖十”曲终时听众席里的热情反应,算是对当晚音乐会的一个公允论定。

  人类确乎离不开音乐。事实上,数月前欧洲各音乐大国如德国、奥地利、意大利、西班牙、俄罗斯等著名音乐团体即陆续复工开演。国际音乐大师如巴伦博依姆、穆蒂、布赫宾德等也携手名团,在各国标志性的音乐厅、歌剧院演绎莫扎特、威尔第、理查·施特劳斯等经典作曲家的不朽名作。尽管一些著名音乐厅和歌剧院因防疫情,仅能容纳上百听众,入座率甚至不足百分之十,更多情况下还是通过网络直播,仍阻挡不了人们赏乐的滔滔热情。

  武汉有一流的音乐厅,有已成气候的乐团,有挚爱经典的乐迷,这一切,成就了其“爱乐之城”的美誉。经历过疫情肆虐的江城,经济重返高点,生活走上正轨,人们对包括音乐在内的文化艺术的需求也趋于旺盛。贝多芬有言:音乐能使人类精神爆出火花。疫情终究动摇不了“爱乐之城”的精神气质。音乐厅里上演的一幕幕庶几是一个映射。

  ·门外弹乐·

  【编辑:叶军 谢源】

推荐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