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落马告诉了我们什么?

2015-03-16 08:5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全国两会刚刚落下帷幕,中纪委便再抛猛料: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官员既然严重违纪违法,仇和被拿下实乃咎由自取定律使然,一点不足为怪。耐人玩味的倒是,迥异于别的落马省官,仇和曾名噪一时声名远扬,乃屈指可数既有诸多光环又饱受争议的“奇葩”官员。显然,解剖这只“麻雀”不无新闻附加值。

  今年以来,中国执政高层放出了一系列反腐肃贪的厉言狠话,与今年开年包括仇和在内的8名省部级官员一样,仇和落马无疑再次告诉公众和世界,中共高层的厉言狠话不是吓唬人的放空炮和“狼来了”,而是言出必行行之必果真刀真枪;同时也警告那些屁股不干净尚未发案的潜水贪官: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躲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更是警告官场跃跃欲试顶风作案的“王大胆”们: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贪官一思考,上帝就要发笑,庶几乃贪官公性,仇和也不例外。今年两会期间,仇和在两会小组讨论会上虽发言不多,但仍很淡定自如。在13日云南小组讨论会上,该省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发言期间,谈及“地方政府欠钱”问题时,仇就曾回应称:“我们这种体制,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应该是世界上最廉政。”联想他履新昆明市委书记后也曾如是闪烁其词地唱高调,“我到昆明工作,人地两疏,和大家无亲无故;从未共事过,与大家无恨无怨;只身一人,无牵无挂;所以,工作一定能无恃无畏。”要命的是,假若他和他的同僚们,真的都能知行合一言行一致,他夸下的海口或许还有实现的可能性。不幸的是,与其他落马贪官在任时“雷语”成为落马后笑柄一样,夸“世界上最廉政”的海口话音甫落,大话就被他自己不攻自破,这不能不说是个极大的讽刺,是个让人啼笑皆非哭笑不得的黑色幽默。仇和落马,不啻于再次告诉人们,贪官必虚伪,别被他们忽悠卖了还替他们数钱。

  仇和“铁腕”施政饱受争议。我不知道其意欲何为,反正我记得,一度时期,他曾隔三差五地推出惊世骇俗的“仇式新政”,周期性掀起官场热议冲击波和媒体关注亢奋,堪称赚足了受众眼球的公共口碑。在主政宿迁和昆明期间,因为施政风格饱受争议,他也因此被称为“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南方周末曾报道,仇和的施政起点,都是由“治官”开始。在宿迁,他扳倒了前沭阳县委书记等贪官,撤换了不作为的干部;在昆明,已有1200多名官员因“影响软环境”被问责。他曾被贴上“个性官员”“改革官员”等光环,并“得来全不费功夫”地获得媒体一而再再而三的炒作“红利”,为其他官员刮目相看自叹弗如。仇和曾经获得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的“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杰出人物”奖,获奖辞如是溢美:“仇和是荣获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杰出人物中唯一在任地方省部级领导干部,也是唯一的省会城市书记”。

  然而,政坛既非小丑表演舞台,更非模特走秀T台。你可以做“个性”官员,但必须记住:再大的官,也有权力边界,不可独断专横越界胡来。仇和落马,就像先前所有“个性官员”、“能人腐败”发案一样,其实无异于再次提醒现下那些以“个性”自居他居的官员们:神马是浮云,注意民主决策、恪守权力边界、敬畏规矩法律才是正道;对专事监督的官员们而言,仇和落马实际上是在提醒:对所谓“个性官员”“干事官员”,要多长一双眼睛格外“关照”,别让他们身上五花八门的光环成为腐败的“障眼法”。(长江网 陈庆贵)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