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妈妈”获奖20万拟自用愈显好人本色

2012-01-09 17:21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为褒扬吴菊萍见义勇为的善举,其所在公司奖励给她20万元。当有媒体询问这笔钱作何使用时,吴菊萍说:“这笔钱我自己留着用。”此语一出,舆论又起波澜。(1月9日《人民日报》)

  其实,“20万元奖金吴菊萍到底该不该留”是个伪问题。因为奖金留用与否无关道德有关私权。法治社会,私权利“法无禁止即为允许”。换言之,如何处理20万元奖金是吴菊萍的个人自由,别人管不着。只要不偷不抢,“这笔钱我自己留着用”完全正当。回到道德层面,媒体与公众不能因为她曾是“最美妈妈”,就按照自己的道德标准,得出“20万元奖金吴菊萍不该留”的偏狭结论。更何况,农家出身的吴菊萍仍身背房贷,上有老下有小,需要挣钱养家,“这笔钱我自己留着用”乃生境使然。“这笔钱我自己留着用”这句大实话的背后,我看到的是她朴素本真的心性流露和诚实率性的个性彰显。

  事实上,早在去年7月救下坠楼女童后不久,吴菊萍就已“晒”过自己所获奖励及捐赠金额的账单,并表示将把奖金(包括公司奖励的20万元)留给自己的父母孩子,社会捐款则将转捐给更有需要的人。对一个急需钱养家活口改善生活的人来说,做到这一点已属非常不易。再往前追溯,记得对记者讲述事发惊险一幕时,吴菊萍曾微笑着淡淡说:“这是本能,是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事情。”出语之干净素朴、真实有力,可以说,与“这笔钱我自己留着用”一脉相承一以贯之。就像相信吴菊萍徒手接住高楼坠下女孩的冒险行为是出于人性善良本能一样;我也相信她“这笔钱我自己留着用”是出于同样善良本能。换言之,吴菊萍作出徒手接住高楼坠下女孩的冒险行为时,压根儿就想不到能得到“20万元奖金”;同理,“这笔钱我自己留着用”与冒险舍己救人行为原本就无必然联系。

  不错,吴菊萍是道德模范,但她首先是80后普通人。她既有为社会增添温暖的非凡一面,也有追求自己美好幸福“为家里人提供好一点生活”的正常一面。媒体与公众在呼唤好人的同时,也应厚道一点尊重他们发自人性的正常诉求,而不应以“高大全”标准苛求好人,更不能用道德洁癖去绑架他们,把他们拔高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

  真善美,有真才会衍生出善美。让好人回归正常人的真实生活,尊重好人忠实自己意志的本真行善方式,这是法治文明社会公众应具的“好人观”。由是我想,在时隔半年之后,此事仍发酵引发人们如此关注,到底暴露出了什么?它暴露的是:国人长期以来的落后观念根深蒂固:好人就应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圣人。如是“好人观”,既与新型道德观不相适应,又是对好人的不人性不道德不厚道。

  吴菊萍将20万元奖金留作己用,会影响到她在公众心目中的英雄形象吗?否也。当她奋不顾身用双臂去接救坠楼女童时,难道她会预知有20万元奖金?反过来,如果给你20万元的奖金,你敢作出她那种惊世骇俗惊心动魄之举吗?因此,我们与其习惯于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把好人绑架苟求成神人;不如从人性洼地上起立,藉一点一滴的平凡修为身体力行地去仰视思齐他们。(长江网 陈庆贵)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