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近入学≠最近入学”是神逻辑?

2015-12-14 15:46 来源:
调整字体

  离家几百米的学校不能上,却被安排到2公里外的学校就读,南京市建邺区一位小学生由其父亲代理,将建邺区教育局告上法庭,要求就近入学。被告建邺区教育局认为,“就近入学”不等于“最近入学”,不能以入学儿童户籍地和学校的直线距离作为划分学区的唯一原则。最终建邺区法院11日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12月12日《新京报》)

  乍一看此则消息,甚感奇怪。明明规定就近入学,却不允许学校周围孩子就读,反而逼迫他们去两里以外的学校。小学生不满被安排到2公里外的学校,父亲便代理他将当地教育局告上法庭,合乎情理。就进入学,顾名思义即最进入学,然而“就进入学≠最进入学”,不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若没经历划片政策,打死也不相信“就进入学≠最进入学”的逻辑。

  事实上,此种逻辑并不稀奇,现代城市随处可见。笔者顺便了解身边的几位同事,仅有一位没结婚的同事不知此项规定,竟有两位同事的孩子不能最进入学。依照他们的解释,“就进入学≠最进入学”缘于划片规定。当某片地区被划归某所学校后,能享受本校资源的,只能是区域内的学校,如果没被划入,即便离学校最近也不能上。

  此种逻辑虽然有点绕,但是在划片制度的实施中,“就进入学≠最进入学”是客观存在的。因此本案的判决,就显得荒唐:明明是政策出了问题,教育部门却偏不承认,反而搞出一堆的理由。最终法院还认同他们反而驳回小学生的诉求,由此一此人得出“胳膊拗不过大腿”的结论。事实果真如此?“就近入学≠最近入学”能否只责怪划片制度呢?

  划片是在教育资源不平衡、名校拥堵而普通学校无人的情境下,为平均分配各区域学生生源,推动的一项政策。划片的根本目的是平均生源,让每位学生上得起学,又让各区域学校有所发展。完全否定划片的意义又会面临另一个问题:在没有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问题的前提下,有没有更好的政策化解生源扎堆现象。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一则教育资源不均衡是长期性的问题,要瞬间解决并不现实;二则,任何制度都有瑕疵,即便没有划片制度,也必须有相应的制度解决生源扎堆现象,这些制度在实施过程中是否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不得而知。所以,“就进入学≠最进入学”是划片不可避免的结果。之于“就近入学≠最近入学”现象,相关教育部门是否应该听之任之呢?

  当然也不是。教育部门要承认神逻辑的真实存在,同时也不能忽视此种现象,而应寻找其它的方法解决。前些日子,教育部司长王定华提出“多校划片”,其实这是一项操作性极强的措施,不仅能够解决学区房问题,还能够化解“就近入学≠最近入学”神逻辑。针对当下教育困境,各地教育部门不妨评估“多校划片”可行性,而后决定是否推行。

  没有完美的制度,只有不断改进的措施。小学生状告教育局,有质疑可以理解但不必纠结于结果;单一划片衍生一些弊端,教育部门不该掩耳盗铃,错就错了,没必要遮遮掩掩。只要愿意改变、改进,社会就会进步,社会就会发展,掩耳盗铃只是自欺欺人,等制度弊端像洪水一样猛袭的时候,那时就危险了。(长江网 付贵)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