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用脑过渡便替考逻辑太庸俗

2015-12-23 10:08 来源:
调整字体

  因爱女小琪自小患有胰腺瘤,担心女儿在艺考时用脑过度,母亲便找来替考女子。替考人承诺在帮其考完3门之后,只需支付1000元作为报酬。但在第二堂考试中,连续的指纹认证失败,让监考老师发现不对劲。随后,警方以涉嫌考试作弊将小琪带走。(12月21日《华西都市报》

  考试是为实现公平竞争,为公众搭建的平台,不仅能够刺激学习激情,还能够让大家在竞争中找到差距,及时查漏补缺。失去监管的考试,却会毁坏公平竞争,毁坏公众的学习热情,滋生腐败,必须严厉禁止考试中的作弊行为。然而,尽管多项法律规定为考试护航,依然有人作弊。为有效打击作弊行为,在今年《刑法》第九修正案中,明确将考试作弊行为纳入刑法,其中“3年以上10年以下”的处罚亦被视为“最严”考试。

  法律虽严,亦需人来执行,对于情理之中的事,可否有特例呢?比如低智低能或者残疾人,在与同龄人竞争时明显处于劣势,若让他们与正常人竞争,明显不公平。那么,是否应该容忍为占取竞争优势所采取的“小动作”?如同患有胰腺瘤的小琪,身体机能的差异使她不敢过渡用脑,为使小琪能够在竞争中获得胜利,母亲在与“枪手”的偶遇后,决定让其为女儿替考,从情理角度理解,此种行为解释得通,一些人甚至觉得当母亲不容易。

  我们不能囿于情理默认替考行为。一则,运用情理的视角宽恕此种行为,会诱使更多的情理扑面而来;二则,在多数违法事件中,仔细分析,背后都有那么一段曲折故事,如果法理默许情理,只会陷法理于不义;三则,情理永远不应超越法理,当法理被情理超越,社会的秩序会因情理难以维持;四则,虽然小琪患有胰腺瘤不能用脑过渡,但母亲定要孩子在竞争中获胜,此种教育观念值得商榷,可能替考能让孩子在此次竞争中侥幸获胜,可孩子的路还长,母亲又如何让她在日后的道路中依然侥幸。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用担心用脑过渡为“替考”行为解围逻辑太庸俗。关于替考行为可以有成千上万条理由,如果都被情理所允许,又该如何保障公平。若说到情理,也许应该给予此类孩子更多的机会,比如在录取中加分,或者降分录取都可以,但用替考的方法竞争太荒唐。社会不仅应该严管此种行为,还应该严厉打击此种行为,最“严”考试目前的威力正盛,一旦形成“破窗效应”,又如何扼制,是必须反思的。(长江网 付贵)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