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不去,出不来”的围城困局何解

2015-12-21 09:56 来源:
调整字体

  在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航)工作了7年的机长刘阳想要辞职,但法院终审判决双方解除合同后,他仍无法离开。昨日,刘阳已连续一个星期到南航总部门前“举牌”,要求南航执行法院判决。(12月17日《南方都市报》)

  南航机长年薪百万,不知多少人觊觎着此职位,也不知机长当初经过怎样的竞争,才当上南航机长。依照大众思维,若获得该职位,是不会轻易离开的,可有人偏偏在当了机长后辞职,让人傻傻想不通。事实上,这不难理解:一则公务员的工资并不高,随着经济多元发展,铁饭碗的时代已经过去;二则,在反腐浪潮的推动下,公务员的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主席在会议中曾提醒公职人员,想挣大钱可以从商但别从政。从商能让你挣大笔的钱,政府不拦你,还会助你发大财,而党的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必须一心为公,以人民群众为中心,服务人民。尽管习近平主席提醒过,仍有不少人考公务员。这是值得欣慰的,说明心存公职心的人多;以往案例往往也是政府炒职员的鱿鱼,职员炒单位的鱿鱼极少。所以,机关、国企、事业单位职工离职不多,但国家单位能否忽视《劳动法》的“离职自由”。

  当然不能。然而,机长离职真不容易,还需法院判决。当法院己经判定,南航仍不罢休,先不允许,后以培养人才花费多少金钱为由拒绝执行。不可否认,公司培训人才会花费很大精力,但机长已服务公司多年,在法律规定与公务员管理制度中也没要求机长须长期服务该岗位。当机长去意己决,说某公司愿意支付此笔费用时,南航又说制度。若说离职需要十天、半月等待过程也能理解,但给出无固定期限的合同逼迫机长“举牌”抗议,实在不该。

  “住在城外的人想进去,住到城里的人想出去”是《围城》的对白。国考虽然降温,但像飞行员仍属热门职位,在既要技术还要视力,又要身材、颜值等条件下,仍有大批人挤独木桥,因此,对于一位机长辞职而言,本无伤大局,社会没到离了谁便不能运做的地步,南航不该卡着机长。但事实就是这样,想进来的人进不来,想出去的人又出不去。

  “围城”是婚姻的迷局,但不是死局,只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敢于直面问题,解决婚姻的“围城”并不难。同样,机长辞职的“围城”困局也不是死局,如果南航在人才管理上,能够储备一些人才,亦不会因某人的辞职而陷入被动中,遭受“举牌”抗议。说到底,机长的辞职遭遇仍是南航的“严进”、“严出”管理理念造成的。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机关企事业单位内部若没有人员流动,不仅会造成管理困局,还会滋生腐败。可以看到,如今公务员,进去的人是有限的,但出来的人又少之又少,这就造成诸多乱象,比如挂空职、群带关系等。作为管理者,你可曾想过多储备一些人才,多培养一些人才,可能眼下承担得多一些,但最终却是利大于弊。(长江网 付贵)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