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交叉时代,2016会更好

2016-01-04 10:01 来源:
调整字体

  当2015年的钟声敲声后,我才发现2015真的离去。站在2016年的始端吻别2015,一股苦辣酸甜的咸涩味道便涌堵在喉咙。

  2015年是曲折的一年。由于不确定去哪发展,我兜兜转转在晋城与郑州两座城市来回奔驳数次,在内心经过多次挣扎后,我最终留在郑州。然而,当我留在郑州,我就开始后悔:我来得不是时候。我赶上郑州大拆迁,今年郑州有十多个城中村改造,有四十万郑漂面临重新选择住处的艰难抉择,而我恰巧是郑漂中的一员。至今依旧难忘2015年的第一场雪,那个早晨,我拎着两个背包在漫天飞雪的马路上寻找住宿的情境……

  2015年是艰难的一年。这一年,不仅生活曲折,我还遇到不少坎,家里出了不少事:2015年头,我骑着摩托拐弯时轻侧路口,结果肱骨胫骨折,在家窝了将近两月;这一年,母亲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不得不用中药养着身体;这一年,父亲也病了,患了白癜风;这一年,姐姐的招教没考上,尽管她已经很努力;这一年,三叔的腿在入冬时骨折了,二妹的公公在外干活时伤到眼睛需换视网膜住院了,还听说四叔的身体也不如从前硬朗了……

  2015年可能只有一件事值得欣慰,我学会码字。事实上,这并不值高兴,虽然学会码字,之于当下码字工的生存环境而言,并不看好,多数码字工的生活其实很苦逼,对于像我这些怀揣着“作家梦”,对纸媒抱有很大幻想,想以此为业的、刚刚学会码字的码字工而言,更不容易。2015年我认识不少胸怀“作家梦”的人,他们起初兴致勃勃,有的甚至还为此报了班,结果仍是“偷鸡不成赊把米”,“作家梦”也就此夭折了。

  对于当下的码字工而言,最重要的鼓励便来自那微薄的酬劳,即便这点小小的要求,依旧不能实现。其一,在传统媒体发文需要的时效太长,往往还要求专投;其二,当下的稿费多实行邮寄。这两条限制犹如两环挺拔的围墙,把新码字工与纸媒隔开,要不稿子刊登不了,要不稿子登了没稿费,再不就是发稿费像排队等饭,前面的人已吃饱,后面的却依然排着队。如今写作不少都为那些许酬劳,当稿费化为泡影,“作家梦”也就灰飞烟灭了。

  然而,尽管时下处于码字的冰期,我依然坚持着,对写作抱有一丝幻想。因为网络媒体的稿费发放机制己在改变,许多网络媒体发放稿费的模式己运用“互联网+”——“ 汇对”模式进行发放,也就是说,只要是有稿费征文,你发表了,提供了你的银行帐号及个人信息,就能收到稿费。鉴于此种情况,我坚持白天工作夜晚码字。

  传统媒体应该改变稿费的发放模式。许多人说传统媒体的没落缘于新媒体的冲击,不可否认新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很大,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守旧的稿费发放模式。当新媒体的写手可以随时随地发稿并能收获回报,而传统媒体却固守传统稿费发放模式,让码字工傻傻等不到稿费时,大家倾向新媒体是显而亦见的。2015年我在纸媒发了一些文章,但到目前为止收到的稿费却十分有限,我试图打电话询问,许多推三阻四,有的根本打不通。

  所以,传统媒体要想不在时代变革中夭折,除改变传播形式外,稿费的发放模式也必须改变。可以看到,许多大型媒体的稿费发放模式已从邮寄改为汇对,不仅有利于激发写手的创作激情,同时还简化稿费的发放流程,是很好的转变,这些媒体在变革中依然涣发生机。其实,这也在提醒传统媒体,要朝着此方向发展,否则,真的会在竞争中死去。

  面对2016,虽然2015有诸多不快,我处于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交叉时代,但我信心满满,我会迈着坚定的步伐去拥抱2016,我坚信2016我会过得更好。(长江网 付贵)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