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逝者家人索赔“尸体污染费”有冷血

2015-08-18 12:3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6月份,5名小学生在水库中不幸溺亡,其中一遇难两兄弟的父母,一纸诉状将水库管理使用方——云南个旧水务局和自来水公司告上法庭,索赔死亡赔偿金。被告则认为,他们已在水库边设立禁止游泳标识牌,是家长未尽到监护义务才致孩子溺亡。而且事发水库为饮用水源地,溺水事件发生后,在水质处理上给自来水公司带来损失。于是提起反诉,索赔“尸体污染费”8900元。

  (8月17日《春城晚报》)

  公平的说,学生在饮用水源地溺亡了,责任未必完全在水源监管部门的身上,其父母也有没尽到监管义务的责任。但是,无论怎么说,人家的孩子已经死亡了,作为水务局、自来水公司都是不能索赔“尸体污染费”的。这样的反诉,即使在法律上不存在任何问题,也是很寒冷的。

  再说了,饮用水源地的监管部门真的就没有责任了吗?未必有完全的责任,但是也还是有责任的。

  在监管部门看来,他们是没有责任的,原因是已经在水源地设置了警示牌,提醒注意安全、不能游泳。这固然是一个理由,但是安全管理不能只是设立一块警示牌。当不允许游泳的地方有人能够游泳的时候,这也足以证明监管是没有尽到义务的。打个比方说,有人在危险品仓库附近被炸死了,能以设置了警示牌的理由推脱责任吗?危险的发生和监管的作为不力是有关系的。安全监管不能只是设置警示牌。

  还有一个水源地设置的问题。出事的水源地,距离学校只是一路之隔。这种设置是存在问题的。水源地本身就存在安全隐患,为何会让学校和水源地成为邻居?前不久,北京发生一起化工气体泄露事件,结果化工厂附近学校的学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中毒症状。试问,学校该与化工厂成为邻居吗?同样的道理,学校和水源地一路之隔,本身就是布局出了问题。你说,教育部门和水务部门能一点责任也没有吗?城市基础设施规划设置的科学性又在哪里?

  值得关注的还有,当水务局、自来水公司反诉索赔“尸体污染费”的时候,是不是也该反思饮用水安全的问题?饮用水的安全是十分重要的,当很多孩子可以在这里畅游的时候,不也表明饮水安全已经受到了威胁了吗?孩子能畅游的饮用水水源地的监管岂能如此轻飘飘?假如有不法人员在水源地投毒,该谁承担责任?很显然,对于水源地的监管是出了问题的。

  这样看来,孩子的溺水监管部门是有责任的。话又说过来,即使对于这起溺水事件,监管部门一点责任也没有,也不是索赔“尸体污染费”的理由。无论怎么说,这些溺水而亡的孩子都是受害者,这个时候他们的家长心情是伤痕累累的,即使有点不理智,有点语言的出格,也应该多多包容。这样的反诉已经违反了公序良俗。即使全部责任都在死者身上,那也应该忽略不计。

  向溺水死亡孩子的家长索赔“尸体污染费”太冷血。(长江网 郭元鹏)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