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家事报告”能否约束祁同伟们?

2017-04-23 11:3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规定》和《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查核结果处理办法》,规定领导干部要报告8项家事6项家产,这是史上最严领导干部家事、家产报告制度。

  这次推行的领导干部家事、家产个人报告管理制度,是对以往管理制度的深化、细化和延伸。从规定来看十分严厉,从细节来看范围很广。这反映出的是党和国家对于腐败治理的坚强决心。

  “最严家事报告”能否约束那些为了个人利益,不择手段捞好处、找情妇的祁同伟们?这是最值得关注的地方。

  对于李达康类型的干部来说,申报家事、家产报告是不成问题的。李达康的婚姻生活虽然说是不幸福的,可是李达康并没有将这种不幸福的婚姻当成自己的秘密,而是主动的找到组织,汇报自己的婚姻生活,甚至在准备离婚的时候,还去征求组织的意见。

  李达康式样的干部不会害怕家事、家产报告,为官多年,他没有动用手中的权力换取一分一毫的利益,即使是在有人利诱的时候,即使是在“老领导”逼迫的时候,也没有审批一个不合适的项目。李达康式样的干部自身是清白的,对于实施领导干部家事、家产报告,他当然会是支持的。

  问题是,不是每一个干部都是李达康,不是每一个干部都不害怕“最严家事报告”。我们的队伍里,还有着一个个祁同伟式样的干部。他们本身就存在问题,比如祁同伟利用权力安排了很多自己的亲属,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演绎的淋漓尽致;比如他和高小琴成为了情人关系,还生育了孩子送到香港;比如他拥有豪宅,拥有私人公司的股权,拥有不正当获取的财富。试想,面对“最严家事报告”,祁同伟们会如实报告吗?

  这样说,并非是质疑“最严家事报告”的意义,而是说,在推行“最严家事报告”的时候,监管部门需要制定更加详细的监管制度,要能够第一时间发现祁同伟们的问题,在祁同伟们不如实报告家事、家产的时候,让其不能逍遥法外。能够用更细致的管理制度,发现祁同伟们造假的家事、家产报告。

  这就需要在推行“最严家事报告”的时候,做好平时的监督工作。一方面,不给祁同伟式样的干部留下腐化的空间,让他们没有机会步步高升,没有机会找情妇、贪公款、在私营企业入股。一方面,要堵死领导干部资金打往境外的道路,不能等发现问题后,才知道这些财富已经无法追回。还应该让“全国房产信息联网”具有反腐功能,即使祁同伟们不如实申报房屋等家产,也能依靠技术发现问题。

  实施“最严家事报告制度”是反腐倡廉的深入,但是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用这项制度更好约束祁同伟们。让祁同伟们在“最严家事报告”面前无处可藏。(郭元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