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中那些或隐或现的裙带关系

2017-04-27 15:0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3月22日,黑龙江省2017年公务员笔试开考,数万人赴考。考试结束后,考生纷纷表示今年考题十分接地气,比如“人民的名义”等热点话题就进入了申论试卷。不少考生从裙带关系角度进行了申论写作。

  黑龙江的公务员考试试题相当接地气,将“人民的名义”作为申论试题。从考生解读来看,很多人都十分关注影片中或隐或现的裙带关系。就像祁同伟这个角色一样,裙带关系在他身上就演绎的淋漓尽致。

  祁同伟是农民的儿子,可以说他的学业也是优秀的,他的付出也是努力的,他的才华也是横溢的。只不过是他的美好的理想,遭遇了现实的骨感,而且是瘦骨嶙峋的骨感。祁同伟与陈海、侯亮平是政法大学的同班同学,而毕业后找的工作却不同,虽然说都“学有所用”的进入了政法系统,而实际上差距是天壤之别。侯亮平直接进入了国家级政法机关,陈海进入了省级政法机关,祁同伟到了一个偏僻的农村派出所。

  在祁同伟看来,这是不公平的。于是,他为了所谓理想,放弃了对爱情的坚守,男儿膝下有黄金在他看来分文不值,他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违心的向梁璐求婚,求婚当然和爱情无关,而是他爱上了梁璐父亲手中的权力。事实上,他达到了目的,他和梁璐的关系确立之后,就官运亨通,很短时间完成了“丑小鸭”向“白天鹅”的转变,直到成为大权在握的汉东省公安厅厅长。

  祁同伟的人生轨迹固然是可恨的,为了所谓理想放弃了对爱情的坚守,对人生的坚守,对道义的坚守,我们人人都可以向祁同伟的脸上吐上一口痰。可是,也需要追问一个问题:假如,祁同伟没有放弃坚守,能不能从一个派出所的小干警成为大厅长?

  答案可能是:此路不通。就像电视剧中的县委书记易学习一样,几十年前就是县处级干部了,却一直是县处级干部,要不是沙瑞金的到来,就是人生的末年也是得不到提拔的。

  即使是在正面角色里,不也是裙带关系吗?陆亦可的妈妈是法院的法官,姨夫是政法委书记,如果没有这层关系,她能不能一毕业就进入省级检察院?陈海不也是这样吗?假如他的爸爸不是汉东省检察院的副检察长,他是不是也可能和祁同伟一样被分配到农村的派出所?

  不是同情祁同伟这个反面角色,而是说我们的招录制度,升迁制度,能够任人唯贤,要让“农民的儿子”和“官员的儿子”有同样的就业和升迁机会,让可耻的祁同伟不靠裙带关系,只要好好工作也能成为“祁厅长”。

  这就需要我们所有的官员都是沙瑞金这样的好干部。这还需要机制体制的前行。

  长江网网评员:郭元鹏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