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票否决”是解决治安问题的神药?

2017-04-10 10:2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近日,因为辖区内社会治安问题突出,太和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刘牧愚被省综治委直接约谈,太和县也被实行一票否决。据悉,自2008年安徽省建立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重点管理制度以来,目前已对8批34个县(市、区)实行了重点管理,今年是首次动用一票否决权制。(4月7日 中新网)

  安徽省综治委今年首次实行“一票否决”,对辖区内社会治安问题突出的太和县实行一票否决。一年内,取消该县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和负有责任的其他领导班子成员评先受奖、晋职晋级资格;取消该地、部门和单位评选综合性荣誉称号的资格。表面上看,这种“一票否决”可以让该县许多官员感到了压力,对搞好当地社会治安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这种“一票否决”不是解决社会治安问题的灵丹妙药。

  对社会治安实行“一票否决”,彰显对社会治安管理的重视。但当下,“一票否决”已经过多过滥,无论是在执行政策、选拔干部等重大问题上,还是在日常对具体工作管理的过程中,“一票否决”在很多地方和部门越来越成为考核与评估的重要标尺。除了“社会综合治理一票否决”外,还有“安全生产”“环境保护”“节能减排”“社会扶贫”“信访”“招商引资”“学生健康”“食品安全”一票否决等等。一旦政府绩效中的某些指标没有达到合格要求,政府的整体绩效也就被认为没有达到合格的标准。因而很多地方政府为了“政绩”,为了不被追究,只能穷于应付,过分看重被列为“一票否决”的工作,而淡化或者弱化了党建、民生建设等真正的中心工作。

  再说,社会治安问题与当地长期形成的社会环境等有着很大的关系,不是在短时间就能立即见效的,而且出现社会治安问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譬如:邻里之间吵架,甚至有可能出现动刀子伤人等问题,这些情况不可能绝对地防范。一旦出了事,为了怕被“一票否决”,有的地方政府隐情不报。致使许多案件不能进入公安侦破程序而有效打击,使群众蒙受损失,使社会治安状况更加恶化。

  对社会综合治理等进行“一票否决”无疑对促进社会治安有一定的好处,但“一票否决”过多过滥,同时也不利于调动一些人积极性。像太和县被“一票否决”后,除了县长等领导不能晋职晋级以外,该地、部门和单位评选综合性荣誉称号的资格也被取消了。很多辛辛苦苦工作的干部职工都被牵连处罚,一些原本应该发的奖金和奖励工资也有可能被停发了。这些干部职工在自己的本职岗位上做得好好的,也没有管理职能,他们在政治上、经济上被牵连是很不公平的。

  虱子多了反而不痒。“一票否决”过多过滥,使基层干部有压力疲劳感。因此,不是在特殊时期,尽可以地少用“一票否决”,应该加强制度设计和制度建设,对社会治安管理要像消防工作那样有明确的标准,在有关部门进行有效监督的同时,也要发动群众参与监督、参与管理、参与信息反馈。对确有管理渎职或玩忽职守所造成的治安问题,一定要按照法律的严肃性追究渎职犯罪。这样做名正言顺,合理合法,既是依法治国,又能真正形成震慑,比“一票否决”要科学,要严肃。

  长江网网评员:胡建兵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