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网费,放心网

2010-09-16 17:0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上网费又有数据了。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发布《中国信息社会发展报告2010》。报告披露,2008年中国上网接入速率约为1.8M bps,远远低于韩国的40Mbps。中国宽带用户平均月资费83.8元,相当于每Mbps每月46.6元,是韩国宽带价格的18倍。韩国人均国民收入是中国的6.9倍,这意味着中国的宽带资费水平相当于韩国的124倍。
  报告的结论是,中国的上网费用“偏高”。这是中国官方机构的数据,没有谁来辩称“我们低5倍”。
  2007年世界银行发布报告,表示中国的互联网使用价格占收入的10%,是发达国家的10倍。这个数据,就立即引起中国专家的反驳:统计不科学、不严肃,中国上网费不高。另有媒体评论则提醒人们注意数字后面是否为跨国集团利益作祟。
  国家信息中心的数据一出,当然马上就有人呼吁降网费,网络接入服务的垄断要破除。
  都有理。世界是平的,费用却不平,不好嘛。既然有世界最多的网民,最大的用户市场已经形成了,为何网费不能摊薄呢?
  但我想,费用固然很不平,世界又何尝因为有网络就平了呢。2007年世行报告时,就有人引证数据:按绝对的货币价格计算,购买同样多的信息,美国人只须中国人1/12.88的价格。现在,人民币升值几回了,买回同量信息,需要美国人几倍的价钱?
  事实是,网络世界的不平,不是网费高低而已,还有信息是否可能获得的区别。有的网站,你永远联系不上;有的网络服务,你无法加以利用。我们能够访问的网站,是经过了挑选的“可看网站”、“可看内容”的集合,万里长城永不倒,网上红旗正飘扬。其实网络不过是个工具,就像一般人用照相机,傻瓜就够了,但信息世界的不平,使一些人苦练出墙技术,就像为了实现基本的照相功能,我们需要练习手动照相,这大概是意外的收获吧,中国可能有世界上最高专业能力的网民。
  无论如何,不能说只是网费更高而已,这是网费更高和信息可获得性更低的结合。
  网费要向外国学习吗?何必呢,跟外国学,不是照搬那一套,有的东西要学,有的东西是不可学的,跟哪个国家学哪样,要讲究。例如韩国,可学的主要是实名制,而不是网费低。例如日本,值得借鉴的是“警惕网络帝国主义”,这样的呼吁,只要有一个学者、一篇文章,就要引进推介。例如法国,主要应该学习怎样制约国际IT企业市场独大。例如德国,主要应该学习其禁止公职人员使用“黑莓”手机,不使数据直接发往外国的服务器。例如欧盟,可以着重介绍其怒斥Google和Facebook侵犯个人隐私。例如伊朗,主要学习其禁用Twitter。至于美国,则既要指出其以“国家安全”监控网络和通讯遭到人民反对,又要介绍其互联网立法以证网络不可无管理……
  出韩国人124倍的价钱,或得发达国家10倍的价钱,购买一个清洁、放心的互联网接入服务,这是我们的网络生活基本面貌。多出的钱,算是向控制不良内容这项繁重而艰苦的工作付酬了吧。“出高网费,上放心网”,这样一想,就不悲哀了,就愉快了——吗?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