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户区的问题不能用“铁锤”解决

2011-02-14 10:3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生存的权利大于制度,管理者应承担管理疏失的后果且须以道义的方法予以解决,这就是说,无论如何,棚户区既经存在,就不是可以用“铁锤”能简单解决的问题。

海南三亚春节旅游爆棚,海南三亚春节强拆也在“爆棚”。强拆的对象是凤凰镇的棚户区,新华社报道称,“铁锤行动”联合执法组于春节前夕出动炮机、铲车、推土机等机械对棚户区实施强拆,致那里的2000人民无家可归。

春节应属祥和之期,现在被借作强拆之机。“铁锤”所向,棚屋荡然。参与行动的执法队员辛苦,无家可归的居民受难。棚户区强拆,须借春节而行,固然证明棚户区问题之纠结,但地方如此违背“时宜”,也足证从速铲除棚屋的决心。

《白毛女》的控诉意味,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过年”。穷人也有过年的权利,欠债也不应在过年时遭受逼迫,这是中国人的文化共识和民俗符码。海南凤凰镇强拆棚户区,触犯民俗禁忌,违逆人们心灵和情感的趋向,大有可商榷之处。

棚户区当然是违法建筑。无论从土地法规、建筑许可、户籍管理,还是任何一项制度,都不可能使棚户区有存在的合法可能。然而,棚户区的存在,大而言之,可称为弱势群体的生存自救之路;小而言之,棚户成区可视为管理疏失的结果。生存的权利大于制度,管理者应承担管理疏失的后果且须以道义的方法予以解决,这就是说,无论如何,棚户区既经存在,就不是可以用“铁锤”能简单解决的问题。

棚户区当然有各种问题。除了建筑属于非法,还有火灾危险、治安混乱、环境恶化、治理困难等等。这些都是事实,无可争议。但生存境况如此,向来可以有两种基本的观感,一种是使人产生可怜堪悯的感受,一种是使人产生割瘤去疮的决心。前者基于人道的同情,后者基于厌恶的态度。对棚户区“铁锤”相向,或许是厌恶至极、除之后快的证明。

除之后快,棚户区的居民何处存身,“铁锤行动”如此考虑:“他们都是外来户……并不存在要为他们解决安置的问题”。不知当地如此回复,是否确信,外来户不足以构成任何社会问题?但我们知道,动荡之下,哪怕是外国的难民,陆续而来也好,集中地来也好,也无所谓合法还是非法地入境,在一个地方集聚起来,难民区都足以成为住在国需要仔细对待的人道问题和社会问题。而在我们有些地方,外来户、棚户区却可以如此坦然处之、铁锤砸掉,实在令人痛心。

实质上,这就是一种驱逐主义。你从哪里来,“铁锤”砸过以后你会到哪里去,这不是挥舞“铁锤”的人要考虑的,他们只管砸,将你砸走,你不在我这里就好,这里不是你的生存之所,如果你已经在这里生存,那就要把你的生存之基连根拔除。如果说这是管理的需要,无异于宣布管理范围内要将贫困生活者清除,而要达此目的,最好的方法应该是“向贫穷宣战”,而不是“把贫穷者驱逐出去”。

那些在老家只有茅屋的儋州外来户,离开家园,在三亚凤凰镇变成棚户人,谋求生存,在凤凰镇又被驱逐,再度流离。凤凰镇或可一新耳目,而“铁锤”何其无情,这样的事情,更是一个人道主义灾难。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