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自行车的烦恼

2011-03-28 16:4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3日,武汉公共自行车运营系统升级,新闻报道称,这一天,同步进行了截查逾期不还和被私占车辆的行动,当晚虽未统计出具体数字,但可能有逾千辆车被寻回。

    一天截查,未必能够清查出逾期不还和被私占的全部公共自行车,一是截查小组毕竟只能布置在有限的点位,二是那些逾期不还和被私占的车未必都已上路。这样来看,一天查出上千辆车,实在不是小数。

    大致上,我认为逾期不还是租车人考虑自己用车方便,但超时违规行为损害了其他持卡人的公平机会。如果一次租用,长期不还,就形成霸占私用,更是对公共资源的一种侵占。

    一段时间以来,公共自行车借车难已经成为突出问题。上个星期,本报记者走访6个站点,只有一个站点有一辆车可借出,有的市民在租车点等候很长时间,不能租到车。借车难一旦出现,如不迅速改进,很容易形成恶化效应,人们无法对借用公共自行车出行抱很大把握,就会渐渐习惯于不去使用公共自行车系统。

    除了逾期不还和霸占私用,还有公共自行车的维护问题。去年9月9日,《人民日报》报道“武汉公共自行车,怎么坏得这样快”时,说全市3万辆车每周要维修的就有5000辆。这就是说,一个半月的时间,就要维修3万辆,相当于全部车辆都修理一遍。

    维修率高,应该有使用率高,磨损快的原因。但也有大量人为损害,有的是骑车人不爱惜,损坏后索赔也难,还有些人为破坏,车胎被人故意扎破、租车亭被砸被烧甚至被机械切割的现象不时有之。

    尽管有上述因素,我想加大投放量仍是最重要的。全市已办理租车卡近100万张,投放公共自行车5万辆,今年计划再投2万辆,仍不能达到8张卡一辆车的合理比例。

    公共自行车运营商有完善管理的问题,包括完善持卡人信息管理,使霸车和逾期还车行为能够及时被处理;包括完善还车检验系统,使无人值守情况下仍然能够保留车辆损坏证据;包括租车卡使用数据采集,以便持卡人信用自动生成,鼓励持卡人遵守租车规定等等,甚至包括考虑是否将租车卡押金提高到等值于车辆价值的水平,使占车行为减少发生。

    公共自行车系统的运营,终究是一个考验城市文明水平的课题。持卡人也好,非持卡人也好,本地人也好,外来人也好,公共自行车进入了我们的生活,成为城市中的一个日常公共资源,要以一种相应的教养对待之。爱惜车辆,尊重他人的租车权利和机会,骑行中保持骑车文明,这是租车人的教养。对自行车亭和停放的公共自行车,不要穷极无聊去损坏,不要恶作剧地糟蹋,这是公共生活的教养。做到这些,实在不是了不得的事情,不过是公共生活的基本道德而已。

    当然,合乎城市生活的风化与教养,往往在于默默的濡染。现在很少会有人去敲路灯的灯泡,去破坏路边的花坛,不只因为这些可带来好处,还因为这些东西在城市生活中已非“外在物”。时间长了,公共自行车也会成为城市生活“本来就有”的设施,这就是说,哪怕是百利无害,在“内化”到城市日常生活的过程中,公共自行车可能还是要付出一定的成本。这类似于一种排异反应,但终究,时间能使公共自行车成为城市生活的“天然部分”。

城市里,我们认为自然就有、从来就有、本来就有的一切,都是从新出现到完全化入,逐渐生长融合到城市系统中的,城市文明空间也就在这过程中生长、扩大,并形成相应的市民心理、行为和相互关系。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