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倒霉哲学 不出事则没问题

2009-08-10 11:28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湖南浏阳镉污染事件余音未了,陕西凤翔血铅超标及时“接棒”。凤翔县毗邻一家铅锌冶炼公司的村庄,大量儿童被检出体内血铅含量异常,好像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仅仅因为怀疑,围堵了这家公司。

不知道当地政府是否汲取了“浏阳教训”,目前已承诺采集864名孩子的血样,统一检测,并表达了公开公正、以人为本等态度。想来不至复制公权力机构被围堵才承认污染的浏阳模式,当地政府该为此庆幸。或许浏阳方面也会有松了口气的感觉,恨不得颁一块救驾奖章给凤翔——帮助转移了视线嘛。

不出事则表示没有问题,不被曝光也没有问题,不被盯着,问题就随视线一起光临其他地方去了。可怕的不是问题本身,需要解决和预防的也不是问题本身,问题引起的反应才让人头疼,比如群体性事件、舆论声讨、形象损失。

没有公众围堵镇政府和镇派出所,浏阳有镉污染吗?当地政府说没有。没有村民与企业的冲突,凤翔有铅污染吗?也可以说没有,企业开工好几年,水和空气都有一些变味,铅中毒则是闹事之后才被承认的。

循此逻辑,没有温州遗失的账单,所有的出国考察都不是去旅游;没有林嘉祥、邓贵大,所有的干部都是温文尔雅无关风和月;没有逮军,所有的官员都在替人民说话为人民服务;没有校长副校长的抄袭,所有的大学都是学风端正冰清玉洁的;没有被就业,绝大部分毕业生都在岗位上挥汗如雨……如果你有兴趣,这个名单可以无限长地续下去。

反思是必要的,经验教训当然要总结。总结些什么呢?防止群众性事件,是现在到处在公开讨论的。有些地方被当作正面典型,有些地方被当作反面教材。判断的标准是群体性事件处理是否得当,或者以一种温和的手段快速处理了。我却很纳闷,引起群体性事件的那些问题,没什么可反思总结的吗?是不是只要不引起群体性事件,那些问题就跟不存在没什么两样?

还有一种经验,不好拿到台面上总结,那便是防记者。根据媒体属地关系,各有一套防范和对待方式。当然现在还要防网络,难度大一点,但也不是没有经验。

实在防不住,马上会启动推脱法则。目前这套法则讲求“天人合一”。天是指自然灾害,没办法,谁让全球气候变坏了,刮风下雨冷冻高温,都是几十年一百年不遇,人奈之何?人不是统称,专指系统边缘者,临时工,聘用人员、不在编的,看来同工不同酬不同福利果真有理有据,素质有高下。这套法则失效之后,还会有个案说、阴谋论等等,不一而足,总之是何患无辞。

倒霉哲学由此而生。出了事、曝了光,被揪出来,简直要怪神佛没有庇佑。我看到有人为林嘉祥、逮军叫屈,也看到有人为抄袭的学者辩白,要求对更改民族成分考生宽容的更是大有人在,而这些当事者自己又何尝不是表现得委屈莫名。倒霉哲学隐喻着怎样的社会现实,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就不要追究不要多事了吧?就让大家一起在污泥里欢快地打滚吧?

不被看到、不被说出就不存在问题,没有直面和正视的勇气,失去自我省思、校正和清洁的能力,修修补补维持可鄙的现状,我将之视为我们社会所有问题之上最严重和最堪担忧的问题。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