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沟油是监管问题也是人心问题

2010-08-05 16:11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前天央视《新闻1+1》播出节目,聚焦近期备受关注的地沟油问题,同一天《中国青年报》也刊发了一篇相当于采访札记的报道,说明了地沟油事件披露者——武汉工业学院何东平教授改口的一些情况。何教授在3月19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否认了自己曾提及“全国每年有200万吨到300万吨地沟油回流餐桌”。

目前,人们对地沟油问题的关注焦点仍然在于200万吨、300万吨这两个数字上,基于严谨、客观的科学态度,数字精确自然很有必要,但对于地沟油问题,我们认为,现在首当其冲的是,地沟油究竟是不是一个问题,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问题?

争议声中,一些地方和部门已在行动。全国各地纷纷突击围剿地沟油,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也发布紧急通知,要求严防地沟油流入餐饮业,紧急行动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开展,这些部门的行为,以及每年因媒体报道而出现的整治风暴,证明一点,地沟油属政府监管之责。基于现实,我们已经知道,对地沟油的监管,涉及卫生监督、食品安全、工商管理、质量监督、环保、公安等多个部门,多头管理,常使责任变得模糊,谁都在管,结果谁都不能管,监管不力正源于此。

监管肯定需要有力,如果否认这一点,就等于承认政府已失去存在的必要。就技术操作而言,我们对政府监管给予压力,并寄予希望,仍然要强调,部门职能划分应更加明确,改进检测技术,增强管理效力,从餐厨垃圾这一源头开始,监控其流向,遏阻其流向餐桌,把一些生活废弃物的处理问题建章立制,依法律、法规予以强化管理,这些都是政府部门应当承担的刚性责任。

然而在更广层面思考,我们认为,地沟油问题并不只是一个监管问题,也是一个道德问题。毫无疑问,地沟油的出现过程无异于地下状态,作为根本不应进入人体的物质,它几乎是作为犯罪的产物而隐蔽地出现,而人体成了此类有毒物质的接受对象。地沟油和面粉里的漂白剂、农药残留菜、激素菜等相比,除了样式不一,出现原理其实都一样,生命可以不被在乎,健康可以被忽略,并且特意地指向他人。生活的光鲜,物质水平的增长,这是社会文明向前的特征,但仍然难掩骨子里的人性之恶各处制造伤害,一幕幕、一出出危害生命健康的问题总是令国人神经绷紧,深感震惊。

千方百计把有害垃圾物质做成人吃的东西,这样的行为已不同于奸商。奸商只是有点狡诈,蒙骗、作假而已,而他们是明知对人的生命健康无益,却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性质更为恶劣。不应杀人的道理无需从法律书本里习得,不在食品里做害人的手脚,这是人生而为人就要做的。企业昧心,我们呼吁要讲企业责任,重塑商业道德,一些人黑心,我们称其无知,要加强教育,行业的问题,我们强调监管,这些显得必要,但还缺少了对人心基本面的关注,有些问题更像是“人”的问题,一些人生活在现代,却离文明仍然遥远。

监管是刚性的,人心与道德是柔性的,监管可以程序化、格式化,人心与道德不能程序化、格式化,我们质问监管为何无力,也质问人心的基础品质何以在一些领域沉沦如此,长久习惯于给生命和生活制造难题。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