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舟曲祈祷

2010-08-10 16:2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有一些地方,存在于地理版图,有人类繁衍生息,但往往要靠浩劫般的灾难,才会进入更大范围的视野,或者被历史长久地记忆。

甘肃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半壁县城被淹,死亡人数已经愈百,尚有2000人失踪。它因此登上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甚至头条,它也必将登上全国无数报纸的头版。

我是甘肃人,舟曲这一地理和行政区域,却是第一次深刻地进入我的印象。我现在但愿永远都不与它发生认知上的交集,只要那里万物生长,安定祥和。我想,那里的地方人士肯定无数次努力使舟曲能被更多的人熟知,像许多不为人熟悉的小地方一样,他们用依附的手法将自己的这片土地喻称为“陇上桃源”、“藏乡江南”。

灾难不会是出名的选项,偏偏却是灾难将它带入我们的视线。任何灾难面前,救人都应当是第一位的选择。所以,温家宝总理的指示表达的是所有同情者的心声:救人,能救一个是一个,能多救一个就多救一个。这是柔软人性的本能呼唤,也是国家和政府在灾难面前不二的人道答案。

这两年来,我们不止一次体会到国家在大灾大难面前的快速反应和人道温情,这是生民之幸。自然灾害很多时候不可避免,就像电影《唐山大地震》中,元妮只有悲怆地咒骂“老天爷,你这个王八蛋”,人们对天灾,总是所怨不多,充其量也就牵强为天谴。

但人类组成各形各样共同体的目的之一,就是更安全地生存,其中包括自然灾难发生时的及时有力救助,也包括对自然灾害的防御,以期将损害程度减至最低。

我不知道舟曲的暴雨是否必然引起如此大的泥石流,也不确定是否在任何一个防备良好的城市,如此强度的泥石流必然会造成同等的伤害。我看到网上列出2005年的媒体报道,就已经提醒舟曲“洪水、滑坡、泥石流灾害不断,严重威胁着当地居民的生存安全”。

从当时的报道看,舟曲县城所在地是灾害隐患最严重的区域。我不清楚这些年当地政府为减轻灾害投入多少,力度够不够。我也不知道当地居民有没有空间和平台讨论他们可能面临的险境,敦促政府在灾害防御上做得更好。但我知道,即便是在公共媒体发达的城市,讨论可能的灾害也是不讨喜的,甚至会被禁止。或许当地居民并没有意识到,意识到了也不能选择逃离,如同煤矿事故不断,下井谋生的人却不会缺少一样,生存,有时候就是在赌命。

今年的暴雨,南北皆不能免。除了防洪,一些大城市的内涝是关注较多的话题。我想,这可能只是适宜大城市的话题,一些小城市的雨涝,简直就是必然和习惯,天要下雨人奈之何。生存在那里的人们,可能不会认为这其实是一个可以解决并且需要解决的问题。

防御灾害,过去常常讲缺钱,所以要先发展,牺牲环境搁置公共投入一心一意谋发展,是我们不陌生的图景。但现实并没有展现这种回推的逻辑顺序性,光鲜的外表匹配脆弱的公共事业,倒是现实的真实写照。

看到网上有《舟曲赋》,两千字的浩浩雄文,内中一段描述县城的现世繁华:观其今世兮,锦簇华繁。春江广场,霓虹放彩降天宫,喷泉流珠舞蹁蹁;滨江两路,四桥飞架构通衢,灯树伴人夜灿灿。二郎公园,亭榭林立藏古碑,花木葱茏隐少年;南街大道,灯火商场招市民,林立高楼接蓝天。人民会堂前老妇闻鸡起舞健身忙,龙江广场中少儿赤臂竞技赛球欢。法检两厦凌然挺立,窗外国徽迎日月;统办大楼巍然屹立,门前国旗飘云天……三河一江电站首尾相接,彩虹升空,明珠映波;三山五岭厂矿沟壑遍布,机器轰鸣,地藏见天。

将如此非凡的发展成就与如此摧毁性的泥石流灾害两相对照,我唯一的感觉就是五味杂陈,欲哭无泪。

今天,我们许多人都会为舟曲祈祷,愿更多生命能被抢救,愿逝者安息,悲痛总是灾难的主要心情,我希望,悲痛中也会伴随有愧疚。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