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身后都会有人心评判

2011-02-14 17:2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生命无常,每个人都必然在某一时刻迎来死亡。死亡是生命的自然特征的终结,而一个人的社会存在,并不会随生命自然信息一同归于黄土,静寂无声。

在他身后,会有社会人心的评判,或颂扬,或平静,或不屑,或咒骂,这种评判,不由逝者所左右,无论他生前拥有怎样的权势和能量。对于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尤其如此。在古代,会有帝王将相在身后留下无字碑,功过任人评说,这是一种达观,也是对历史的力量和公正性的清醒认识。

昨日,两位曾经权倾地方的公众人物的死讯,引人关注。28日,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在常州去世,算是天命。30日,湖南郴州原纪委书记曾锦春被执行死刑,这是法律的惩罚。两个人同样受到社会人心的评判。翻看各大网站的网友留言,几无哀痛,几无正面的评价。虽说“死去元知万事空”,但在身后背负不雅的名声,恐非大多数人生前所愿。

对于曾锦春,法律审判和人心审判是一致的。担任郴州纪委书记11年间,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敛财3000余万,打击报复举报人,人称“中国纪委书记第一贪”。

程维高的情况则特殊得多。2003年,中纪委对程维高作出开除党籍处分,撤销正省级职级待遇。中纪委对程维高的定性是:在担任河北省主要领导期间,插手行政事务,为他人和其子程慕阳谋利,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放任配偶子女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违纪甚至违法犯罪活动;滥用职权,对如实举报其问题的郭光允同志进行打击报复;与其配偶收受他人翡翠摆件等一批贵重物品。此外,他的两任秘书吴庆五、李真先后落马,程被认为负有重要责任。

程维高最被公众舆论关注的,是对举报人郭光允的公开打击报复。因为多年坚持举报程维高,这位正直的公民、普通干部先后被当作政治犯劳教,被开除党籍,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在程维高的问题被调查清楚之后,郭光允得到了公正的组织和社会评价,但程维高利用公权机构对其的迫害,的确让权力机构的公共性和法律的尊严蒙上污垢。

对于一名官员,身后会有各种认定和评价,组织的、法律的、亲朋故旧的等等,这些都无法等同或代替人心评判。程维高被组织认定存在问题,没有受到法律审判。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程维高故后,不少故人撰文纪念,言辞真切。报道称,在程政治生涯起步的常州,人们对其“颇具感情”。不能否认程维高在常州、甚至是在河北的工作成绩,也不能否认程维高在私人感情世界的真挚,但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在一时一地得到公众肯定,在知交故旧圈子里取得认同,是不够的。终归而言,政治生涯的清洁,政治生活的担当与作为,才是公众评价的基本依据,才是决定他身后形象的关键因素。社会人心不会无缘无故对一名政治人物作出臧否、表达爱憎,人心的评判,来自于对他政治行为本身及其后果的感受。无论你多么权高位重、势倾一时,人心都会根据感受作出真实的评价。

人心不能代替组织,不能代替法律,人心甚至不能决定生前的事业前途,人心也可以不必在乎,但人心代表社会多数,代表历史,往往也代表真实。无论何人,后面都被人评价,尤其光耀夺目者,评价者何止于千夫万众。警示在侧,能不慎乎。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