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分娩方式

2011-02-14 17:2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年前看到一则医疗新闻,一直未能释怀。

本埠一家报纸的报道说,一位22岁的年轻妈妈,将孩子分娩在便盆里,手足无措。待到医护人员赶到,婴儿已快冻僵,幸得抢救还算及时。

医生指责了年轻妈妈的马虎大意和缺乏经验,介绍说产前有痛感应及时就医,如果在家分娩,室内空调温度应保持在30摄氏度恒温等等。报道还说,类似分娩事故或者故事不是孤例,父母基本是外来务工者。

这样的新闻不会有后续,它的本意在普及医疗常识,所以只能祈愿小宝宝已经恢复健康,从此平平安安地长大。

父母的确很马虎,即便是处于生活困苦的社会底层,为孩子的出生做一些简单的准备,从人伦来说是应该的,也是可以的。

医生是善意的。就像提醒你不要抽烟喝酒,以健康的方式生活,医生希望分娩在符合生育医学条件的前提下进行,是他的专业视角。

我不便从个人角度揣测这位年轻妈妈为什么稀里糊涂地生孩子,没有人陪护,没有在预产期做些适当的准备。但报道强调说,这样稀里糊涂生孩子的都是外来务工者,是这个群体对生孩子特别无所谓,对幼小生命的来临特别漠然,还是生活的无力让他们无法给予新生命足够的热情接待。

我们或许熟悉城市生活的孕育方式,悉心的家人照料,例行的孕期检查,大致可以放心地住院分娩,费用由社会生育保险报销。

我们也许热切关注明星大腕的生儿育女,在香港、新加坡的顶级医院分娩,还要对狗仔队严防死守,“星后代”的照片会让媒体趋之若鹜,粉丝竞相观阅。

我们可能也了解农村生活的分娩方式,或许简陋,至少会有亲朋邻里的关照,处在一种相对温暖的社会场景之中。

外来务工者的分娩,同他们的生活一样,是陌生的,隔离的,边缘化的。他们离开传统的熟人社会圈子,来到无靠无依的城市,而城市是不属于他们的。他们等于被两种生活方式同时切断,独自生活、恋爱、生育,而他们自己这时候也不过是个孩子。

他们收入微薄,没有保险。去医院分娩,不能支付高昂的生育费用。空调恒温,我怀疑他们的租住地根本没有安装空调。

顺其自然,孤独寒酸,这是他们的分娩方式,或许也是他们给孩子的未来。孩子在不属于他父母的城市,以不一样的方式出生了,要在城市成长,他们还得面对今后的诸多不一样,不一样的玩乐,不一样的幼儿园,不一样的学校。在他自己出人头地之前,他得忍受不平等的代际传递,得承认二等公民的现实。如果他不能扭转自己的命运,他就只好走在他父母的路上,在这个“恨爹不成刚”的时代边缘艰难游走。

这一切应该是注定的吗?人民尊严,社会平等,民生改善,这些宏大叙述与普通人、外来务工者生活的对接,就应该体现在让他们在基本医疗条件下温暖地分娩,不要让孩子一来到人间就体验如此寒冷的差距。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