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信阳光的人

2011-02-14 17:29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中国人从蒙童到成年,或许都要面对两套截然相反的社会认知体系。

一套显体系,告诉你社会是如何阳光普照,白璧无瑕,教你相信一切阳光下的价值。一套潜体系,告诉你社会不过是阴风晦涩,污泥浊流,依厚黑教条行事才能适者生存。

两套体系将人塑造成形形色色的类型。

有的一派天真,单纯地相信一切都在阳光下。这样的人现在恐怕可怜得少,不是涉世不深,未经磨砺,便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有的处于中间,认可阳光下的价值,也看清现实的种种浊暗。这样的人或沉默不语,明哲保身;或大声疾呼,痛苦挣扎;或游走两端,左右逢源。

有的则下而行之,看不见也不相信阳光,认为规则、公平等等无非是场面上的堂皇,做人做事总是要钻营投机。浮而上者,把权势当成谋私的工具,信奉“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沉而下者,则想方设法寻求与权势的结合,分些残羹冷炙,但甚至根本够不到权势的边缘,需要大量“掮客”从中沟通。

河南平顶山的农民偷逃过路费案件,越来越像是不相信阳光者的浮世绘。

时建锋伪造假军车牌,8个月偷逃高速公路过路费三百多万,被判无期徒刑。最初的消息,只让人感叹高速公路收费的神奇。即便是一个公平的法律判决,人心仍然无法平静。一个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跑运输,只不过没有交“买路钱”,便要付出终生自由的代价,让人不可理喻,尤其是与那些巨额贪腐者所承受的代价相比。高速公路收费虽然迹近抢掠,毕竟还有明明白白的规则,触犯了要担当法律后果,这没有疑义。

但法律很快就撕碎了人们的信任。平顶山中院竟然在舆论高度关注此案没两天,宣布启动重审程序,理由是案情出现新的证据,其实就是发现有同案人。现在看来,这是一起错案无疑了,时建锋承认是替弟弟顶罪,时军锋也已投案自首,并坚称两人都不是主犯。

法律之儿戏莫过于此。一个人自愿来“顶包”,法院就结结实实判他个无期徒刑。从侦查、起诉到判决,一套复杂程序的证据链是怎么串起来的,难道发现不了蛛丝马迹,难道仅凭一个“顶包”者的自供,就可以作为判决的证据。如果没有舆论压力,如果不是媒体找到时军锋并促使其自首,这会不会又是一桩铁案,只等论功行赏。

而时家兄弟从利用假军车牌跑运输到面对判决结果的表现,更让人对不相信阳光的底层人物生存状态有生动的观察。他们是生活得很不景气的一对农民兄弟,但他们渴望赚钱,时建锋尝试了不少行当,结果还是一贫如洗,四十多岁都讨不到老婆。时军锋有门道,可以搞到假军车牌,可以打通高速公路环节,于是便干起了运输。等到事发,时军锋跑路,时建锋顶罪,他们依然相信花钱可以捞人。

令人悲叹的是,时家兄弟自始至终都没有和他们想打通的那些环节正面接触,那些权势人物离他们实在太远了,他们只能通过“掮客”来沟通。他们信任“掮客”,只不过是他们肯定自己对社会污浊认知的正确,他们相信这么做是可行的,也相信有人靠这样做取得了成功。

荒唐的判决改变了他们对社会的认知吗?没有。他们只是认为受了“掮客”的骗。时建锋甚至对判决毫无异议,他觉得判了就判了,公正还是荒唐,都只能如此,因为“牵扯到的人太多了”,他们怎么能和这些人抗衡。虽然那些人也绝非大人物,可对这两个农民来说,已经可以遮天了。

时家兄弟究竟该担何罪,牵涉的整个链条能否揭开,诚然是我们关心的。但怎么让人相信阳光,改变人们认知中的污浊社会图景,恐怕不会像重新审理案件这么简单。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