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改革不能忘记拉开地区差

2010-03-24 08:4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作者 刘学峰

 

个税改革渐行渐近,刚刚过去的“两会”期间,代表、委员十分关注这个问题,有的提出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有的主张实行梯级税率,有的建议以家庭为单位计税。所有这些,说的实在是好,关切到了现行个税征收的几个方面,但是忘记了一条不该遗漏的原则,那就是个税征收也要讲究地区差。

 

按照工资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形式征税成本低,这容易解释为什么工薪收入项目占个人所得税项目的50%左右。由于收入分配是高度不规范的,个税只能以相对规范的工资性收入作为征收对象,于是,工薪阶层成了实际上的纳税主体。同时,个税是按照名义工资、按照全国统一税率征收的,这就使得消费指数高的大城市里的普通人容易感觉生活负担重,特别是有了家庭负担的年轻人。那么解决这种矛盾的办法是什么?只有让不同城市依据不同的居民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制定不相同的税率和起征点,这样才能使得情况各不一样的地方有一个相对公正的个税贡献率,有一个相对公平的生活质量。

 

个税改革的关键是如何完善征管配套改革的方案,尽快实现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税制的目标,而拉开地区差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这里面应该不存在立法难题的,因为各地方的人大是有地方法规立法权的,况且还有报送上级人大审核的规定,主要是权力适当下放一些。

 

当然,除了拉开地区差,其它环节的改进也要同步进行。比如调整税率,划为5个层级比较合适,比如较低收入者1%、中等收入者5%,超过中等收入加快累进到15%25%35%。这样调整后,中低收入者的负担将大大减轻,而高收入者的税负将相应提高。

 

还应建立一套国民收入消费信息征集系统,包括个人消费和收入两方面的信息。比如,由于种种原因,没法彻底摸清个人的收入情况,那么可以根据个人的消费情况,通过消费税的形式,进行个人收入的调节。一般而言,个人的收入情况往往就是通过个人及家庭的消费结构体现出来的。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则可以通过消费越多,消费税率越低的形式,拉动消费。

 

在美国,将近50%的工薪阶层只承担了联邦所得税的5%10%的最高收入者承担了个人所得税的60%多,1%的最高收入者承担了30%多,从而形成了比较完美的“倒金字塔”的税收负担结构。而在中国,富人约占总人口的20%,但他们上缴的个人所得税还不到个人所得税收入的10%,使富人的税负成为世界上最轻的。

 

要改变这个不合理的税负结构,拉开地区差是一个好办法,一则富人集中于发达地区,二则发达地区消耗了更多的资源,自然应该承当更多的税负责任。《广州日报》31日报道,中国越来越多的经济大省已“富可敌国”。2008年,广东省的经济总量已超过沙特阿拉伯、阿根廷和南非,在G20各国中可排到第16位;广东、江苏、山东和浙江等省的GDP都超过了G20部分国家;从反映经济发展水平的人均GDP看,上海、北京和天津三个直辖市也毫不逊色于G20的部分国家,其中上海可排在12位。

 

这些省市既然有“富可敌国”的财富,自然也要在某种程度上“税可敌国”,果真如此,根据经济发展水平和居民收入的不同,对不同城市、不同地区征以不同的税率,个税征管的公平合理恐怕来得要快些。

 

[编辑:刘学峰]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