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解聘刘大师,厦大宽容吴“叫兽”?

2014-07-17 10:12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近日,厦大历史系教授吴春明被指“诱奸”女学生一事,将厦大推入舆论漩涡。7月14日,厦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厦大老师们传言,“从学生在网上发的第一封信,学校就很紧张,找了吴春明,问他给学生承诺什么没实现”,然而吴春明“连睡几个都没搞清楚”,他自己也“承认了和女生开房的发票在国家课题里报销”。(7月16日《中国青年报》)

  厦大诱奸学生博导被指不知自己睡过几个女生,在当下的大学,具有极其重要的标本意义。

  不知或是真话。学生当中相貌有好有丑,有的睡过,有的摸过,有的捏过,凡是和吴教授暧昧的,或许都上过床,但是未必睡过觉,吴教授研究考古,讲究的是求真务实,睡就是谁,摸就是摸,捏就是捏,怎能混为一谈?如若不信,问问“有几人没有和吴教授睡过”,或许吴教授知道得一清二楚。很多人以为“连睡几个都没搞清楚”是睁眼说瞎话,这是冤枉吴教授了,“诱奸”不算犯罪,只是道德有亏,既然敢承认,吴教授没必要说假话。

  特权继续狂欢。相比较“戴套不算强奸”,吴教授的问题太小儿科了,当事人都满18岁了,一个巴掌拍不响,算哪门子大事呢?吴教授“连睡几个都没搞清楚”,或许是真的,犹如古代皇帝不认识自己播种的皇子皇女,大学成了某些教授和权势人物的后花园,想怎么方便就怎么来。君不见,当年某女为考研成功,性贿赂导师曾轰动一时,可曾有好下文?在特权淫威下,女生为顺利拿到毕业文凭而媚权不过是一脉相传,特权继续在笙歌艳舞。

  正义日益不彰。权力不受监督,腐败前腐后继,大学也是社会的权力场之一,岂能独善其身?大学丑闻层出不穷,比如人大“招考门”终于曝光,撕下了自主招生的遮羞布。我不奇怪“睡觉门”,我好奇的是,有几个学生是靠自己清白做人,靠自己努力学习拿到毕业证的?倘若吴春明不好“同志”这一口,男生或丑女没有“美女”的天然优势,拿什么来贿赂“有爱好”的老师?比如帮老师拉皮条,或给老师“当蛔虫”,要不然,怎么毕业?

  惩处隔靴搔痒?想当年,国难当头,国学大师刘文典的两个兄弟先后在湘西病故,母亲也逝世于故里,失去亲人是悲痛的,而无力营葬更让人痛苦。刘文典发展到用吸鸦片来麻醉自己。吸食鸦片,擅离职守,断送了刘文典在清华的前途。看如今,副省长等官员的博士论文、硕士论文一个个丑态百出,后继有人,相应的学位、导师和大学却往往毫发无损,大学喜媚权,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惩处吴春明,无它,不过是认认真真走形式而已。

  厦门大学向外界发布声明:“我校已收到有关历史系吴春明教授师德师风问题的匿名举报,学校在接到举报材料后立即成立专门工作组,根据学校有关规定展开调查。调查期间,已中止吴春明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导研究生。”大约10余年前,就知道厦大的校训是:自强不息,止于至善。厦大这个声明值得鼓励,但是与校训要求相差太远了吧,难道在等待新一轮丑闻登台,好快速掩盖厦大丑闻吗?

  再大的错误,刘文典大师没有放弃学术尊严,没有放弃做人尊严,没有威逼利诱学生,“雨季一过,必然赶回授课,且有下学年愿多教两小时,以为报塞”,刘大师更多的只是害己而已。看看吴博导,或保研,或毕业,获奖金,等等,手段多样,诱惑他人,完全不顾学生是否符合保研和毕业等条件,致教育事业和社会公平于不顾,其祸害可谓大矣。同样祸害社会,祸害社会甚少的刘大师被清华毫不犹豫地解聘了,危害社会无穷的吴春明还会继续呆在教席上吗?我们不妨拭目以待。(长江网 李云勇)

编辑:刘念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