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记者做副市长情人18年敛财千万臭不要脸

2015-09-28 09:45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今年48岁的何文原为贵州省遵义电视台记者。一审审理结果显示,何文在采访中结识了时任遵义地区行署副专员、遵义市副市长的程孟仁。1997年,30岁的何文与44岁的程孟仁发展为情人关系。判决书显示,扣押程孟仁退缴的赃款赃物共计价值人民币370万余元,而何文退缴的赃款赃物多达1845万余元,仅房产就有9套。两人现已被贵阳高级法院终审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据媒体报道,何文称自己是基于感情才跟程孟仁在一起的,她作为程孟仁的情人,自己也是受害者。(9月25日《法制晚报》)

  女记者做副市长情人18年敛财千万,肉体上享受了,身心上愉悦了,精神上快乐了,物质上丰富了,竟然自称是受害者,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仔细一想,女记者确实也是受害者。

  何文认识程孟仁时只有30岁,而程孟仁44岁了,按照12岁一个年代算,可以看做是两个年代的人了,是有明显的代沟了,程孟仁是老牛吃嫩草了,而对何文而言,当然是吃亏惨了。此其一。

  其二,何文和程孟仁认识时两人都有各自的家庭,按理说不该走到一起。而走到一起后,何文2001年和前夫离婚,带着孩子上北京发展。倘若不是当程孟仁的情人,何文的家庭或许不会出问题,或许不会和丈夫离婚,更不会独自带着孩子上北京发展。因为当情人,何文家庭破灭了,还要背井离乡,承担起抚养和教育孩子的责任。从这个角度说,何文肯定是受害者。

  第三,如果不当程孟仁的情人,何文就不会从北京回到贵阳,就不会利用程孟仁任贵州省交通厅副厅长、厅长的影响力大肆承揽工程;就不会接受他人请托后,利用程孟仁职务便利,给程孟仁下属相关单位负责人打招呼,在承接工程等事项上为请托人承接项目;就不会直接通过程孟仁的关系,得到工程后转交给他人承接,为他人谋取利益。没有程孟仁,何文的人生经历完全可能被改写;因为当情人,走到今天这个下场,当然是受害者。

  第四,尽管由何文收受、保管、使用的金钱上千万,尽管何文拥有9套房产,但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仅人财两空,而且被判无期徒刑。无期徒刑,遥遥无期,已经48岁的何文还有未来和希望吗?她的孩子还好吗?能够不受影响吗?何文当情人,受害的除了她自己,还有她的家庭、她的孩子!

  然而,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记者该怎么当,该怎么采访官员,该如何处理与采访对象的关系,想必何文应该懂,因为她认识程孟仁时已经30岁,三十而立嘛。作为女人,应该知道爱情的忠诚、家庭的责任,应该知道伦理道德、公序良俗,应该有点纪律观念和法律意识,很多女人当贪官的情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难道作为记者还不知道?给贪官当情人的,通常都是只花钱,而何文不但花钱,还利用贪官的权力不择手段地捞钱,让自己也成为了“贪官”,贪官最后都是一个结局,所以,何文的结局早就已经注定。

  做副市长情人18年敛财千万,女记者自称是受害者,实在是大言不惭、臭不要脸。做情人18年,这个时间不短呀;敛财千万,这个数字不小呀。你是受害者,谁害了你?程孟仁吗?可以算,但最终还是自己害了自己。如果现在还认识不到根源,还在叫自己是受害者,那么可能只剩下把牢底坐穿一条路可走了!呜呼,悲哀!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