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在茌平二中考大学

2016-06-07 14:53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作者:张洪泉

  6月7日,祝贺考生高中的微信几乎刷屏。一个个送考的视频,一张张陪考的照片,勾引起我的思绪,让我想起那年我在茌平二中参加高考。同时祝福我母校的学弟学妹高考如意。

  考上大学那年,一个“忙”字代替了“累”,另一个感觉就是“困”。每天早上两节自习,上午四节课,下午四节课,晚上三节自习后,一般我都是利用45分钟的时间做一套英语试卷(不含作文)。而后基本是十二点前睡觉,如果不休息,就会失眠。

  学校吃饭是每天馒头“232”,是从家里运麦子换成馒头票,在学校食堂以班级为单位用一个竹篓子,两个女同学去抬食堂抬到班级再分发。同时,有两个男同学用一个大号汽油桶切成两半的大桶,去食堂抬大锅粥,早晚喝粥,中午则是抬水喝。那年,中午饭我一般就是三分钟闭着眼吃完午饭,随后睡一会午觉。

  除了上课外,每天下午放学后,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就和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小伙伴到校外跑步,目的主要是锻炼一下身体。出了茌平二中大门,沿着小路向西跑,到头后再向南,到交叉口再向到直至博平税务所,再向北回二中,大约五六里地。那时候和我一起跑步的兄弟有七八个人,其中有当年在重庆对付六个匪徒被杀的英雄卢振龙。

  冬季在户外的水龙头上有一个开关掉了把手,很多同学在那里着急的等,我用两个筷子夹住中间的铁柱,用力一拧,水就哗哗的淌了出来。一个小伙子看到后,冲着我说:“You are clever!”还没等我明白过来,旁边另外一个小伙哈哈大笑:“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英语泰斗张洪泉!”其实,直到我上聊城师范学院(聊城大学)上学,我才知道泰斗是啥意思。

  说起英语,当时我已经看完徐立吾先生编辑的全英文的《现代英语语法》,并自学了《新概念英语》第一、二册。上英语课的时候,我通常做学的比较差的数学什么的。很多时候,同学们和英语老师就某个题争论起来,老师就问:“张洪泉,你看哪个答案对呢?”在问清楚是哪个题,告诉大家为什么后,我继续做数学。就这样使劲努力,120分的数学题我才考了94分。

  1993年高考是7月7、8、9日,6日我一早就到了茌平城关中学看考场,随后去看望了齐文川姑父,他鼓励好不用紧张,大家水平差不多,谁发挥好就能上大学。高考几天,我是在实验中学五叔家住的,因为考点和住宿地有一段距离,五婶让骑着她新买的凤凰自行车,不仅给做了可口的饭菜,每晚都吃沙瓤的西瓜。应该说,在大家的关怀和鼓励下,我考上了。

  高考结束后,有人问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我说是睡上三天。大概是年轻,睡了一天就缓过劲来了,就住在了地里看西瓜。一次下雨,四叔冒雨从茌平赶了回来,我给他切了一个西瓜。他很严肃的告诉我:“你不要紧张,这次你没考上。”我说:“不可能,至少能考个委培。”他马上说:“考上了,是本科。”我当时也不相信,但事实却是。

  期中考试的时候,我是班里第十名,不料高考时候却省级到第一名。当时父亲希望我上师范学校,第一志愿报的是山东师范大学,第二志愿是聊城师范学院,第三志愿是曲阜师范学院。现在看这个顺序没错,但当时第二和第三志愿的水平差距较大,而现在聊城大学已经在全国小有名气了。当时我最想上的是英语专业,不料上了政治系,不过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