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老家茌平菜屯过端午

2016-06-10 16:38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前天赵思军站长给我微信留言,让我写写我对端午节的感受,谈谈端午古风。而今天是端午节,因舒适100体验店开业,我去参观,没能回老家感受故乡的端午节,甚是遗憾,又让我想起关于过端午的一些事情。

  从小的时候,我一直认为端午节要划龙舟、吃粽子、家人小聚,前两者来是南方人的事情。小时候交通不便,很少去聊城,更对聊城是江北水城没有概念,就没想过龙舟比赛。而菜屯地处北方,30年前别说是大米,就是小麦都不够吃的。在我的老家习惯过端午吃咸鸡蛋,被称为过“五月大五”。在一两个月前,家家户户在一个坛子里放上花椒、盐水等作料,将洗干净的鸡蛋放里面腌制,等端午节拿出来煮熟,蛋黄黄的流油,香鲜可口,一家人分享。

  记得过“五月大五”的时候,一般都是过麦了,大家吃完咸鸡蛋就去割麦、打场,吃的东西也没浪费掉。小时候,鸡蛋出锅后第一件事,就是我们兄妹三人争着去给爷爷奶奶送一些,为了争送咸鸡蛋的“活”,每次都会不可开交,现在依然记忆犹新。而爷爷奶奶也会把他们腌的咸鸭蛋给我们,从咸鸭蛋中感受到家庭的团结和睦。

  从上高中开始,我就离开了菜屯,基本是一个月回家一次。一方面是家人看一眼,知道我还好;一方面从家里带一些麦子到学校换饭票,再带一些老咸菜。这个阶段,因为鲁西北种植棉花大丰收,家里生活好过多了,父母和爷爷奶奶经给我拿一些咸鸡蛋,慢慢的对过端午节不再那么盼望。高考那年的端午节前,父母还托人给我将咸鸭蛋捎到茌平二中。

  我小时候村子西头有一个大苇坑,大约有十几亩地大,每年都有很多的芦苇生长,我们一边在里面游泳,一边做“打鬼子”的游戏,感觉的样子有点像电影《白洋淀》的味道。后来因为天气干旱,水没了,芦苇也没了。我太太说她上初中的时候,曾经采集后,我岳母给他们做过粽子吃。而我记得好像是我上班后的第一个端午,我用发的工资给爷爷奶奶和家里买了一些粽子,吃完后,奶奶将芦苇叶子洗干净收藏好。看我很诧异,奶奶告诉我老家没芦苇,放着叶子以后包粽子。

  我记得自己大吃粽子,是1993年考上聊城师范学院(聊城大学)后,端午节去姨妈家吃饭,和两个表弟一起吃了个大饱。此后,随着父亲民办老师转正,家里的收人渐渐稍微富裕,吃粽子已经不是问题,只是一个家庭团聚、缅怀屈原的节日符号。 而毕业后,尽管工资不是太多,吃个粽子还不是问题的。随着年龄的增加,对家乡、对亲人、对朋友的感情越来越深,端午节回家小聚还应该的。

  感谢端午节,感谢咸鸡蛋,感谢各位亲人,给我留下如此多的美好回忆。各位亲朋好友,端午安康!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