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八一,我和军人的那些情节

2016-08-01 14:52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早上刚到办公室,收到王忠晗大哥微信留言:“弟弟为八一写点东西吧?”看到这则微信,让我想起了我的很多军人亲人、军人朋友、军训时光……想起了很多我和军人的情节。

  小时候,我的三叔、四叔是军人,三叔在东北当兵,四叔在铁道兵总司令部当兵。因为小,只记得那时候四叔复员后,我带的军队棉帽子上还有红五星,没事的时候,我就用牙咬红五星,时间长了边上都变白了。爷爷看到后,狠狠的批了我一通,说这是军队的象征,不能破坏。慢慢的长大后,在叔叔的身上,我学到了军人的刚毅、果断等品格。

  真正摸枪射击是在大学军训时候,1993年我从茌平二中考到了聊城师范学院(聊城大学)。入校后需要3周的军训,场地不在学校,而是在离学校将近20里外的学校农场。“立正”、“向前看”、“齐步走”、“正步走”……当时,我们白天在农场院子里反复练习这些动作,晚上就住在据说是早年养鸡的房舍里,具体是不是鸡舍这个未求证。

  对于军训,有三个事情现在还记忆犹新。一个事情是军训时候叠军被,聊城武警支队的于志刚教官给我们示范后,大家叠完后就去练队列了,回来后,发现除了我的被子,其他同学的都被打到了地上,要求重新叠。从这天开始,大学四年,直到大学毕业后几年,军被烂掉后,我每天都叠军被。一件事打靶,100米步枪射击,7发子弹我打了54环。还有一件是当时赵维利在军训时在团部,侯团长有一把五四式手枪,我学会了手枪的上子弹、开保险、射击和擦枪。

  大学毕业后,和一些转业军人一起上班、交朋友,在这些人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知识。聊城拖拉机厂是我的第一个单位,在车间锻炼一年后,我到党办工作,党办主任付洪泽是一个转业军人,是我的第一个写作老师。付主任开始给我讲如何写稿子,在我开始编辑厂报时候,付主任给我说厂报都会编辑,要给媒体写新闻。等我经常在地方和行业报纸上发稿子了,他又告诉我,发稿子没什么了不起,要写论文;结果当年我在省工会的论文比赛中,获得了三等奖。付主任对我的教育,至今让我难忘。

  在拖拉机厂的时候,我基本提前一个小时到厂里打扫4楼楼道和办公室。有一批转业青年分到了厂保卫科,每天在保卫科长王继哲的带领下,在办公楼西的小广场,“嘿哈、嘿哈!”的练军体拳,偶尔几个人对打练习。每次看到这些人,我都会感到热血沸腾。后来厂子破产后,每次遇到他们,都感觉很亲热。

  从2011年7月1日开始,基本每天至少写一篇评论,从发博客,到评论版面、纸媒、广播、电视读报,稿子越写越多,粉丝也在增加,认识的朋友与日俱增。王忠晗大哥就是我认识的转业军人网友之一,当时我将发在三尺巷上微信转发到一个群里,忠晗哥看后叫好,后来又给我写了两个横幅鼓励我好好的写。记得去年聊城卫生城复审,我写过一篇呼吁建议的稿子,忠晗哥看了后说:“城市管理需要建立长效机制”。

  此外还在和很多转业军人交往中,学到了很多做人做事的知识,而一些现役军人中也有一些文笔相当好的,像柳凤春等都成了好朋友,在交流中互有长进。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而和平时期每次国家遇到急难危险的时候,总会看到军人的身影,每次都让我泪流满面。

  致敬,八一军旗!节日好,军人朋友和曾经的军人!

  作者:张洪泉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