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快乐,我的老师和同学

2016-09-09 15:2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9月8日,当我从振兴路亚洲之星洗车店出门的时候,恰好遇到我小学的班主任、我的启蒙老师梁秀清女士,梁老师一见到我很高兴:“呦,洪泉,你瘦了!”随后我们说了一会话,就分开了。

  我是在山东省茌平县菜屯镇(公社)任庄村上的小学,当时我最初的老师是徐桂英,好像是从二年级或者二年级下学期,一直到小学毕业,都是梁秀清老师教我们。那时候,几十个孩子一个班,语文、数学和其它小科,都是一个老师教,每天从早到晚,和梁老师在一起。教我的时候,梁老师当时还没结婚,而现在已经在聊城退休了。

  儿时的我不太会学习,一次和几个好哥们合代、苏业、顺业、春路等一起玩耍,结果梁老师让我们背的课文,其他人都通过了,就我们几个没背过。中午就留我们几个接着背,开始我们商量好谁都不背过,看梁老师怎么样?结果我们就留下在那里嘟囔着背诵,突然梁老师说:“张洪泉背过了,你回家吧。”原来我们在嘟囔的过程中,梁老师听出了之间的差别,我们的防御被攻破。最后,大家都背过了,以后再没有不按梁老师的说法做过。

  在初中的时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伦绪山老师,他是我初一的班主任。初一的时候,我在班里是年纪比较小的,好动爱说话,一天下午天快黑了,在上自习,班长谢守水看到我说话后,就扭着我送到了伦老师办公室。伦老师说了我几句,又鼓励我好好的学习,就让我回教室。期间,我去了一趟厕所,就回到教室,一进教室我就大叫:“我张洪泉又回来了!”话刚说完,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给我站门外边去!”哇切,原来我去厕所这段时间,伦老师来教室修灯管,正在桌子上。

  还有一次早上跑操,我们那时候是在校外的大道上跑步,四路纵队,体育委员“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的喊着操。快到公社门口的时候,我一伸腿,就把身边那个的队的同学绊倒了,结果一个队伍呼呼啦啦都倒了。伦老师很快查到了“肇事者”就是我,他很生气,要我回家让我爸爸写个保证。当时我知道如果找爸爸写,爸爸一定会很生气,于是我找到了比我大六岁的七叔,七叔很爽快的帮我写了,不仅字迹好,而且伦老师看后一次通过了。

  在高中的时候,给我记忆最深的是王玉先生、仝延祺老师。高一那年,王玉先生教我们语文,我是王玉先生的最后一届学生,关门弟子。一次,王老师让我们写一篇反映社会不良风气的作文,我就写了一篇《一箱高唐州》,讲的是父亲让我去清平买一箱高唐州(那时候是票证时代),结果售货员就不卖给,无乃我去找村里在那工作的一个领导,结果对方白送了一箱,于是我感慨万分。王先生很喜欢这篇文章,全篇诵读,当成范文在全班学习了。

  仝延祺老师是我复课考上大学那年的班主任,是我五叔的朋友。那时上学,早上两节自习,上午下午各四节课,晚上三节自习后,我们还要自学一节。我当时住在教室后面,我的座位就在床的前面,结果一次晚自习,我头向后一躺,在床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慢慢的推我,听到仝老师轻声的说:“上课你怎么睡觉呢?你要是考不上,我怎么给你叔叔交代……”我脑子当时没清醒,随口回答到“你给他说,我不怪你……”说着就坐了起来。

  1993年9月,我考上了聊城师范学院政治系,在大学四年里,前后认识上下七级同学、无数老师,但和我接触最多的是张乐方老师。张老师这个人实在、肯干、遇事有办法、工作有思路。大学二年级下学期,一次记得是丁祖豪老师给上课,我趴在课桌上睡着了。突然一个学生会值班的学生进来了,说张书记(那时候乐方老师是团总支书记)找张洪泉。我旁边的同学赶紧把我推醒,在去团总支的路上,我还在想上课睡个觉,还用张书记处理吗?但是,就是这次会面,此后两年内,我跟着张乐方老师干了一年团总支委员,接着做了政治系95届学生主席。时至如今,我依旧能感觉到张老师的师徒之谊,那种对我像亲兄弟样的感情。

  大学毕业后,来自全省各地的同学,奔向全国各地,大多数支援了地方教育,有的当上了大学老师,有的考上公务员,有的现在已经升到正处。2013年,我去泰安开会,赵维利听说后,组织部分在当地工作的同学一起吃饭,记得当我酒醒时候已经回到了聊城。2014年元旦,我和王晓峰大哥去南京办事,籍庆利组织南京各高校和企业的同学和小聚,同学们有的毕业后就没见过,最后一次见面也是毕业十年庆典时候,在相互拥抱、推杯换盏中,仿佛又回到了大学那四年。

  春华秋实,人生又逢金秋,又是一个教师节到了。在四十多年的拼搏和奋斗中,我能感受到教育战线上的不易,能感到老师为我成长的付出,能看到我同学为了下一代的汗水。感谢老师对我的教育,感觉同学在培养那些和我一样有梦想的学子们。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