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探望女儿遭冷落,谁该反思?

2016-10-13 10:11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父母悄悄到孩子的学校探望,谁知却遭到了孩子的冷落。最近,你们一定在朋友圈里看到过这样一篇堪称“声泪俱下”的文字《我们如此深爱儿女,他们为何不“爱”我们?》,文章作者龙建刚记录了自己的老友在国庆假期探望独生女儿,送去惊喜反遭女儿冷落的故事,引发了网友们的大讨论。(10月12日《扬子晚报》)

  最近,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社会科学研究中心龙建刚教授根据老友亲身经历写的《我们如此深爱儿女,他们为何不“爱”我们?》一文在90后独生子女的父母中产生强烈共鸣,龙教授老友夫妇准备了很多女儿爱吃的零食,在国庆假期到南京探望在南京大学中文系就读的独生女儿,送去惊喜反遭冷落,让人到中年的父母唏嘘不已。人们不仅要问:父母千里迢迢看女儿,女儿不感恩戴德就罢了,还让父母碰了一鼻子灰。是不是这个90后女儿太不懂事了?

  笔者也是一名90后独生子女的家长,对龙教授老友的遭遇感同身受。必须承认,作为60后的我们,与90后子女因为出身的年代、接受的教育和生活的经历等诸多方面缺少相似之处,两代人之间存在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这就像我们自己与40后父母在世界观、价值观等方面存在许多认识差异一样。60后父母觉得90后子女欠缺经验、年轻气盛、恃才傲物、不服管教,90后子女认为60后父母墨守陈规、思想迂腐、独断专行、不近人情,两代人缺少共同语言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那么,父母假期探望女儿遭冷落,究竟谁该反思?

  龙教授老友夫妇对独生女儿的爱是毋庸置疑的,可就因为他们趁国庆长假到南京看望女儿的打算事先没有与女儿沟通,以致于女儿的计划中没有安排接待父母并陪父母在南京游玩这一项内容,她已经准备与同学去苏州旅游了,面对不期而至的父母,女儿感到意外是很自然的,抛下父母随同学外出的做法,虽然有点冷血,但也并非无法理解,因为与同学出游计划在先,父母不请自来在后,在兑现承诺与冷落父母之间,女儿选择了前者。因为做父母的可以原谅子女的不是,可是同窗共读的朋友却可能因为她的失约而产生隔阂。

  笔者以为,单从龙教授老友的女儿冷落父母去陪同学出游一事,就得出女儿不孝顺父母的结论,未免有点草率。现实生活中,我们总是习惯伤害自己最亲的人!让自己最亲的人承受委屈!作为60后父母如果换位思考,就会理解女儿的选择中也有许多无奈,做父母的应首先为事先没有做好与女儿沟通而自责,而不是一味责怪女儿不懂事。

  想起鲁迅先生写过的那篇《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来,1919年10月,鲁迅先生寓居绍兴会馆补树书屋时不再专注于古碑古文,而是写下洋洋6千余字的《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他认为:“觉醒的人们,应先解放自己的孩子,为他们肩起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此后幸福地度日,合理地做人。”鲁迅先生反对子女应以“顺从”作为“孝道”的观点,并结合进化论的观点指出“只要思想未遭痼蔽的人,谁也喜欢子女比自己更强,更健康,更聪明高尚——更幸福;也就是超越了自己,超越便须改变,所以子孙对于祖先的事,应该改变”,他明确提出父母对子女“义务思想须加多,而权利思想却大可切实核减”,“孩子的世界与成人截然不同,倘不先行理解,就大碍于孩子的发达”,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鲁迅先生特别反对流行的报恩观点,他指出“只须‘父兮生我’一件事,幼者的全部便应为长者所有”是非常荒唐的,特别是“因此责望报偿,以为幼者的全部理该做长者的牺牲”就更其堕落。

  和鲁迅同时代的《新青年》杂志的创办者陈独秀也主张:“父为子纲,则子于父为附属品,而无独立自主人格矣。”《新青年》的另一位战将李大钊也说:“随着新经济势力输入的自由主义、个性主义,又复冲入家庭的领土。它(指孝道观念)的崩颓破灭也是不能逃避的运数。”同样在1919年,“动辄便把中国日益深化之危机的全部责任都归之于孝道”的胡适在一首题为《我的儿子》的诗提出:“我要你做一个堂堂的人,不要你做我的孝顺儿子”。

  可见,鲁迅、陈独秀、李大钊、胡适等前贤早在近百年前就已经回答了我们60后父母心中的许多困惑。诚如胡适先生所说:“父母对于子女并没有什么恩情可言,他们在生子时并没有征得子女的同意,也不是有意要给他这条生命”,“至于我的儿子将来怎样待我,那是他自己的事,我绝不期望他报答我的恩,因为我已宣言无恩于他”。套用著名诗人艾青1938年11月写的那首《我爱这土地》诗里表达对祖国母亲深厚的感情的两句名言“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为什么60后父母眼里眼里常含泪水?因为他们对90后子女爱得太深!有时候孩子不懂得心疼你,不是因为你付出的太少,而是你付出的太多。正是父母对子女回报的高度期待,才导致一旦遭遇冷落心里就很不舒服。

  笔者以为,60后父母如果主动放下身段,不能把子女当成自己的私有产品,而把他们当成一个独立的人,与子女平等交流,先做朋友再做父子(女)、母子(女),这样就不会觉得失落,更不会有怨言。做父母的,要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要做解放子女的父母,也应预备一种能力。便是自己虽然已经带着过去的色彩,却不失独立的本领和精神,有广博的趣味,高尚的娱乐”。如果没有自己的事业和精神追求,子女就成了做父母的唯一的精神寄托,其心理承受能力自然非常脆弱。

  当然,龙教授老友的女儿也该好好反思自己的鲁莽做法。尽管父母之前并未与自己做过沟通,但他们大老远到了南京,也许就是想给你带来惊喜的,既来之则安之,真正聪明的女儿就应该根据变化了情况及时调整自己的出行计划,而不是一根筋抱死柱子。做女儿的要学会站在父母的角度考虑问题,想想父母这么多年来对自己成长倾注的感情和付出的心血,心平气和地跟父母解释,去苏州前安排好父母在南京观光事宜,争取得到父母的谅解,或者选择跟同学协商,临时取消苏州旅行计划,留下时间陪父母在南京走走看看,相信其他同学也会通情达理给以支持的。像现在这样三言两语把父母打发回家,做父母的能不伤心吗?一个与父母都不能好好交流的学生,还能与同学老师好好交流吗?《左传》上说:“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立德就是做人,立功就是做事,立言就是做学问。笔者以为大学生做事、做学问之前,首先要学会做人,不会做人,做事、做学问则无从谈起。

  作者:维扬书生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